树皮画也在与时俱进
分类:文学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在欧洲人到来之前,澳大利亚原住民大概有100万人,分布在澳大利亚各地。如今70%—80%的原住民居住在东部和南部,多数人是像我这样的混血,在我的父母中,一位来自爱尔兰,另一位是原住民。

迪克·古奈古奈·摩如摩如一九八〇年创作的《弥弥于 守》。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供图

原标题:一张来自澳大利亚原住民的身份证

在今天,许多原住民会说自己的语言,但只在宗教仪式中才使用。平时他们说英语,有自己的工作,他们是工人、教师、商人等,在全部澳大利亚人口中,仅占3%。

雨季的一天,生活在澳大利亚北部的原住民纳瑞金·梅么如带着孩子们在树林中忙碌着。他们并非在为生计奔波,而是在为创作一件艺术作品选取材料。孩子们在纳瑞金的指挥下,将梯子倚靠在巨大的桉树上,攀梯而上,用刀斧巧妙地凿砍切割,厚厚的树皮便被大片地剥落下来。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仿佛是一套熟练的仪式。树皮经过火烤与进一步加工后,便成为澳洲最具特色的原生态艺术——树皮画。

带有特殊意味的图纹,充满神秘气息的原始画面, 7月3日至9月3日,大师:澳大利亚树皮画艺术家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展览展示了位于澳大利亚北海岸线半岛地区的阿纳姆地的原住民艺术家及其树皮画作品。

虽然我出生在混血家庭,但也回到过祖先曾居住的地方。那是真正的故乡,参与当地的宗教仪式和文化仪式,对树皮画有比较多的了解。

2018年的仲夏,作为澳大利亚国宝的树皮画首次走出国门,以《大师:澳大利亚树皮画艺术家》为名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开启国际巡展第一站。展览上,百余幅树皮画将观众带入了充满原始神秘和浪漫神奇的艺术世界。看似形式单一、色彩趋同的树皮绘画,以其特殊的绘画语言与充满神秘的表现内容,真实地展示了澳大利亚原住民的丰富情感、信仰与梦想。

树皮画是澳大利亚原住民创造的以原始宗教为主题的一种绘画艺术,它记载了原住民在远古时代的思想追求和生命表现,显示出原始民族生活内容之丰富和艺术特色之强烈,具有澳大利亚原始艺术的鲜明特点。

树皮画变得更好懂了

此次展览按地域划分为3个部分,分别表现了阿纳姆地东部、中部和西部3个地区的艺术家及各自独特的树皮画风格。154件珍贵展品中,包括纳瑞金·梅么如、贝利克奇·古马纳、戴维·马澜纪、伊热瓦拉等46位艺术家创作的122幅树皮画作品、32件木雕木刻及绘画原料、工具等。展出作品均创作于1948年至1985年间。

神祖姜考务与鲨鱼马纳在加普氏族

树皮画继承了传统,但在今天也有变化。

得益于延续几千年的历史和人文传统,澳大利亚树皮画带有强烈的原始艺术趣味。古老的岩画艺术、漫长的土著文化等,滋养着树皮画的发展。在取材用料上,20世纪的澳洲树皮画创作,依然保持了土著艺术的“原汁原味”。以桉树皮为画布,以赭石等矿物质为颜料。绘画工具简单便利,多是在细木棒一端固定上细长毛发制作而成,正是这种特殊的画笔,使得树皮画在艺术形式上呈现出以线条表现为主的特色。粗细不均、长短不一、弯直各异的线条,经土著“大师”们的巧妙组合、排布,再配合上平涂的点、面,一幅幅形象生动的绘画便跃然于树皮之上。

穆特提奇卜伊芒南古拉

欧洲人到来前,树皮画是教学用的,没人保留它。欧洲人觉得它很好,将它看成艺术品,所以今天树皮画也开始改变了。

灵动的线条使得作品的平面效果深入人心。画中的线条排布,实际上在讲述创作者心中的故事。每一笔线条都好似岁月留痕,勾勒出古老部落的传说、崇拜乃至先民的视野与思想所及。

海伦戈格沃门收集于阿纳姆地东部的伊尔卡拉

过去是用不同颜色的土或植物给树皮画上色,现在大家都改用化学颜料了。化学颜料的优点是比较显眼,而且不掉色,适合做成商品。此外,如今在制作树皮画过程中,画家会使用化学胶水,从而使画面立起来。

徜徉在展品间,犹如置身于澳大利亚北部的阿纳姆地,这片古老土地上所发生的各种历史沧桑扑面而来。画面上,古老的祭祀仪式,与人类文明起源之初一样,延续着人对神的敬畏。由崇拜而生的各种图腾创造,像彩虹蛇、羚大袋鼠、鳄鱼、灵龟等,反复以各种形态出现。尤其充满地区和民族特色的彩虹蛇,其形象如中国的龙一样,形态多变,有时为各种动物所组合而成:袋鼠或鳄鱼的首、鸸鹋的嗉囊、蛇的躯干和鱼的尾巴,充满玄幻。而历史事件和生活场景的再现,极大丰富着树皮画的题材,比如关于葬礼的仪式、人类交往活动、部落规则、自然现象、物质创造等。犹如百科全书,呈现出一帧帧关于澳洲原住民的生动历史和时间记忆。

此次展览是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各自的策展团队精诚合作,历时近两年,介绍澳大利亚原住民历史与艺术的文化大餐 。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馆长马修特利卡介绍,此次展览是作为澳大利亚国宝的树皮画首次走出国门,开启国际巡展的第一站。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珍藏着2000余件树皮画作品,在数量和种类上均为世界之最。本次展览中的树皮画作品创作于1948年至1985年间,出自澳大利亚北部的阿纳姆地树皮画大师之手,其文化传统已逾五万年,是人类所知的最古老的文化之一。这些珍稀的树皮画从绘画材料到创作灵感均源自这片土地,剥树皮为画布,取赭石为颜料,所有作品无不彰显着艺术家的故土情怀和他们的精准度、感知力、想象力。

传统树皮画是内部之间交流用的,同一族群的人彼此明白这个符号代表着什么。现在已失去了这种氛围,现在创作树皮画都是为了销售给陌生人,所以画面正变得越来越具象,抽象的东西越来越少,比过去更好懂了。

如果说一般的故事是以情节取胜,那树皮画上的优势远不止于此。树皮画的视觉效果是引人入胜的关键。原住民认为自然界中的赭石是神祖留给他们的宝藏,这些神奇的石头拥有神圣的能量,能增强他们与神祖之间的联系。因此,原住民将赭石研磨后作为绘画颜料,被运用在树皮画、岩画、祭祀时的身体彩绘上,以及作为不同族群间的交易物品。作品中,色彩、表现物像等充满各种象征和寓意,让手法相对简单的构图也显得含义隽永。

根据画家的家乡和绘画风格,展览分为阿纳姆地东部、阿纳姆地中部和阿纳姆地西部三个部分,分别表现了东部、中部的雍古族艺术家和西部的宾尼奇族艺术家及各自独特的树皮画风格。在全部154件珍贵展品中,包括纳瑞金梅么如、贝利克奇古马纳、戴维马澜纪、伊热瓦拉等46位艺术家创作的122幅树皮画作品,另外还有32件木雕木刻、绘画原料及工具等。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资深策展人麦克皮克林说:这些艺术作品让我们看到了数万年以前,澳大利亚原住民生活环境、技术、思想的变化。这些作品里有着丰富的标志,隐藏着深刻的含义,可以通过这些艺术品的表象,看到它背后所传达的意义。

原汁原味行不通

19世纪末,来自英国的人类学家发现了澳大利亚阿纳姆地的原始艺术。出于研究的需要,他们开始不断搜集当地原住民的艺术创作,并催生了树皮画艺术在20世纪的新发展。也是从那时起,这些生长于阿纳姆地的原住民,开始因为其创作的特殊艺术而为公众所知。树皮画,在原住民心中的意义不仅仅是绘画的表现,更多承载了部落文明的记忆。树皮画的创作者,往往不是单纯的部落个体,主要是氏族首领,或是政治家、哲学家等,其特殊的身份让树皮画作品又多了些许耐人寻味的内涵。

从表面上看,有些绘画直接再现了远古岩画和传统祭祀中身体彩绘的素材,但背后却是身份的体现。玛葛尼尔是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资深策展人,同时也是一位来自于澳大利亚南部海岸的原住民艺术家。她告诉记者,对澳大利亚原住民群体来说,一个人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来自于他的故乡在哪、他的先辈是谁。此次展出的这些作品,其实就是这些创作者们以自己的身份在作画。他们的作品里包含了我是谁、我来自哪里、归属于什么地方,所以我们看到的不仅是画,而是身份证、护照,乃至他们后代的护照。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树皮画也在与时俱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