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柏然:井喷?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U盘专心演戏就好
分类:文学

不是科班出身,井柏然在演戏时就努力让自己与扮演的角色找到共鸣,例如他和《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的肖奈一样,曾经都喜欢打游戏:“我哥哥是一个特别喜欢玩游戏的人,所以小的时候我自己没有游戏机,都是蹭他的游戏机,像那个黄卡小霸王,到最后的PS2,包括到后边的网游。我玩的第一个网游是《石器时代》,还有《传奇》这些。我从五年级就玩网游。”

虽然最初作为歌手出道,但井柏然自2010年在《全城热恋》中崭露头角后,便一心一意在影视圈发展。从《等风来》中嚣张跋扈又不失赤子之心的富二代,到《失孤》中四岁就被拐卖的修车青年,再到《三城记》里上演姐弟恋的收破烂小哥,从他的选片中,可以看出他对演戏的“野心”。尽管现在偶尔还会玩票唱一下自己作品的主题曲,井柏然称“还是要先把影视这块做踏实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U盘,没有那么多容量,也没那么多时间”。

而拍《盗墓笔记》时,井柏然的动作戏最多,所以要接受严格的功夫训练,在拍被大量植物僵尸攻击的戏份时,井柏然扮演的张起灵所有的毛孔要打开,身体里的麒麟纹身要运转,要挣扎,还要和它对抗,为了拍得逼真,井柏然把自己憋得青筋都要爆了,眼睛红红的,脸也憋得肿起来了。拍完,导演李仁港告诉他:“不要每一条都这样演,身体会受不了的。”

图片 1

井柏然在2007年以《加油好男儿》冠军身份进入娱乐圈,当时的他只是想改善家人的生活,之后他客串了曹保平导演、周迅主演的《李米的猜想》,“在接触电影的那一刻开始,它好像有种魅力让你深陷其中,客串《李米的猜想》时,我什么都不懂,但在片场看到小周姐他们投入到电影创作中所散发的魅力时,我完全被震撼了。”那时刻,井柏然知道,在他心中,电影的魅力超过了音乐,他想尝试做演员,可是内心又怀疑自己,因为他在表演上完全是白纸一张,“那个时候我一直很胆怯,怀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吗,小周姐给了我很多力量,她跟我讲述她的经历,让我别怀疑自己,说很多演员靠的其实不是科班出身,靠的是本身的悟性跟灵性。她说演技这个东西可以慢慢找,除非你是一个木头,你没有这项属性。她点燃了我的希望,让我觉得自己或许也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演员。”

“是寻找张起灵的过程”

尽管现在偶尔还会唱一下自己作品的主题曲,井柏然也依然热爱音乐,但他表示,目前会把重心放在“演员”这部分的工作上,“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U盘,没有那么多容量,也没那么多时间可以兼顾太多,专心演戏就好。”

演“闷油瓶”

拍《失孤》的时候,井柏然的小腿被摩托车汽缸烫伤了。那是距离杀青只有十几天的一场戏,他骑着摩托车行驶在一条泥路上,后座上坐着刘德华的替身。然后车滑了。整个车的排气管都压在了井柏然腿上,连带着后座上一个人的重量。当时医生的诊断是轻三度烫伤,建议马上手术,之后住院休养。坚持还是不坚持?井柏然决定硬撑下去,因为他不想让别人小看他或者说年轻人娇气。

相信网络世界有真爱

自小的生活环境,让井柏然敏感,他会比较在意身边人的感受,怕给别人添麻烦,从小会小心翼翼的,也比较怕犯错误。“很多事情都是相互的,因为尊重是彼此的。”而为了说明自己不算是“暖男”,井柏然还说自己是个特别没耐心的人,所以他对朋友的要求是“简简单单,别太复杂就好了”。

接娄烨新片

所有的辛苦对井柏然来说,是必须要经历的,“当然,我也可以选择不做,不做也可以拍,但是我不行。我的自信心就来源于我做的功课,这是我的习惯。每部电影对我来说都是难得的机会,所以从来不觉得这是难熬。”

他提到的“更多机会”,也许其中就有由他主演、娄烨执导的《地狱恋人》,井柏然用“人性化”、“写实”和“黑暗”来形容这部刚刚杀青的电影。接戏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娄烨会找他拍戏,总觉得那可能是三五年之后的事情,但机会来了,他认为这是一种肯定,“更多时候我会否定自己。那时候我常常担心万一拍不好,逞能演又会很吃力,信心就没了,实际上整个过程超乎想象,让我觉得自己离演员又近了一步”。

张起灵有100多岁,井柏然说张起灵内心里住的是个老灵魂,而他自己,心中也有老灵魂的一面,“因为生活跌宕起伏,我什么都经历过吧,而且因为小时候家庭的缘故,我一直比同龄人早熟。这么多年,我身边的朋友都是大朋友,从出道开始我几乎就没再交过同龄的朋友。我遇到的都是可以做朋友的长辈,他们一直在影响我,所以可能比同龄人‘老’那么一些,整个看世界看问题的角度会比较成熟。”

晨报记者 何雯亚

很多人夸井柏然性格脾气好、是个暖男、会照顾人,可是井柏然说自己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暖男,“我觉得我还挺有态度的。人的性格怎么可能只有一面,可能平时与人交流、工作交往中会比较在意对方的态度,所以大家可能觉得我是暖男吧。”

在井柏然看来,拍戏有趣的地方在于当很多人认为他不能演的时候,最后能让大家看到自己更多的可能性。作为在《盗墓笔记》中承包百分之七十打戏的“武打”担当,井柏然在片中吊威亚、耍大刀、近身格斗,一样不落,“夏天拍的时候完全像是蒸桑拿,身上穿的藏袍大概十七八斤,黑金古刀也很重。压力很大,困难很多,但我觉得这会是一个突破”。

拍摄《黄飞鸿之英雄有梦》时,井柏然用“天天断篇儿”来形容,“记得有一场被吊起来的戏,当时我直接就疼晕过去了,每天回到住的地方,靠吃安眠药才能睡着,这样有时夜里都会被疼醒。”

而说到让普通观众认识井柏然的契机,还是去年暑期档的“票房神话”《捉妖记》,在采访中,井柏然透露第二部将在9月份开拍,目前确定的演员仍然是第一部中他、白百何以及胡巴组成的“铁三角”。井柏然说,《捉妖记》 的确给他带来了更多机会。

暖男 ■ 我觉得我还挺有态度的

在即将上映的校园爱情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中,井柏然与合作多次的Angelababy再次饰演了一对在网游中相识、在现实中相恋的情侣。相较于这两年其他人气“小鲜肉”的“残酷青春”在大银幕上接连上演,井柏然的这部作品来得有些晚。“之前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题材,我以为这股风都快过去了,但身边一些比较懂电影的朋友都劝我接一个校园题材的电影,不是因为流行,而是在这个年纪可以给自己留一个纪念。”据悉,“微微一笑”电视版马上也要播了,被问及怕不怕被比较,井柏然回应称,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让井柏然如此努力除了喜爱表演外,另一个原因是人们的质疑,井柏然说自己一路也算在大家的质疑声中走过来的,“之前大家觉得我身上书卷气太重,拍不了动作片,后来就尝试了《黄飞鸿之英雄有梦》;后来很多人说井柏然太冷,拍不了喜剧,我拍了《捉妖记》;拍完《捉妖记》很多人说井柏然太逗比,所以我又拍了《微微一笑很倾城》,希望能用自己的演技去证明自己,得到大家的认可。”

自开拍起就备受关注的《盗墓笔记》上周五终于揭开神秘面纱,上映首日2亿票房的成绩让它轻松坐上今年暑期档单日票房冠军宝座,截至昨日,票房已突破5亿。然而从豆瓣、时光网等电影网站上的评分来看,这部作品的质量在许多人心中并没有达到及格线。电影口碑褒贬不一,正如井柏然饰演的张起灵,也许在粉丝心中,他完美地诠释了外表高冷、内心坚定的张家继承人,而在一些原著粉眼里,他们拒绝承认电影中穿着藏袍、脸色黝黑的“闷油瓶”和小说中的张起灵是同一个人。

图片 2

对于从游戏大神、校园学霸最后升级成霸道总裁的肖奈,井柏然觉得这个集合了所有女生美好幻想的角色太完美,并透露自己当年在校园里既不是学霸也不是大神。

但是张起灵的孤独感、宿命感,让井柏然心疼,也让他时常会想到小时候自己的生活画面,井柏然出生仅28天,父母吵架,母亲负气离家出走。后来父母离婚,他被判给父亲,但是基本上是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他从小就很懂事,每天放学要给卧病在床的爷爷捶背按摩,讲故事,还要给奶奶唱歌,逗老人家开心。

谈到角色,井柏然认为张起灵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存在,“他活在文字中,没办法把他归类为生活当中某个或某种类型的人,而且角色跟我完全没有相似重叠的地方”。与很多喜欢“小哥”的书迷一样,井柏然在读完小说《盗墓笔记》和《藏海花》后,也开始相信这个人物是存在的,“每个喜欢张起灵的人都会有自己的想象。拍了这部电影,我不能说我就是张起灵,我只能说我是张起灵的一个影子,或者是寻找张起灵的一个过程”。

从那之后,井柏然就成了一朵大“绿叶”,参演了《全城热恋》、《血滴子》、《消失的子弹》、《黄飞鸿之英雄有梦》等多部电影,在群星光环之中,他只是个站在海报边缘的小角色。

去年夏天,《捉妖记》让“救火队员”井柏然成为目前国内唯一一个20亿票房傍身的“小鲜肉”。今年8月,井柏然再次成为话题人物,因为他在两部热门电影《盗墓笔记》和《微微一笑很倾城》中分别挑战了两大“男神级”角色:神秘酷炫、武力值超高的“小哥”张起灵和温柔专情的全能学霸肖奈。

《失孤》里,井柏然扮演小时候被拐走的孩子,他说自己完全能找到角色内心的伤痛敏感和小心翼翼:“我也是单亲家庭,从小跟爷爷奶奶生活,7岁才看见妈妈,7岁前的心理跟被拐孩子的心理非常吻合。他作为成长在新的家庭里的孩子,是很敏感的,那种活得小心翼翼的感觉我是懂的,我觉得能走进他的心里。”而在接触《失孤》中“如父如子”这种微妙且暖心的感情后,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井柏然对于父爱这个话题有了更深的了解,“到我14岁的时候,还对我爸爸觉得很陌生,我们俩有客气的成分在。以前我觉得父亲更像是一座山,走进去就会迷路。演完这部电影,我发现我对父亲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我的内心也在出演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有所成长。”

在这股青春片风潮中“不想重复”的井柏然,遇上了这部通过游戏视角回顾校园爱情的电影,“我喜欢玩游戏,而且我也相信网络世界里产生的爱情”。当被问到现实生活中是否接受网恋延续到生活中的恋爱形式,井柏然给出肯定的回答,“我自己没试过,但我不会排斥”。

井柏然最新拍完的是娄烨导演的电影,“六月初的时候杀青了,我在里面饰演的角色是杨家栋,经历了从阳光变黑暗再到阳光的过程,是一个比较写实的故事,也展现了很多社会、人性的阴暗面,我觉得是我演得比较有深度的电影,也是最累的一部电影。拍摄过程因为是跟娄烨导演的首次合作,表演上也进行了一次全新的尝试,我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教学过程。”

机会来了是一种肯定

《盗墓笔记》里的张起灵是个孤独,神秘,充满大爱的男人。井柏然说这个角色很难演,甚至他开始想拒绝,“在很早很早之前,我妹妹就告诉我,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演这个小说改编的电影。结果在南派三叔找到我时,我还是有过犹豫,对演员来说,这样的机会很难得,可是之前也有过别的版本,角色也有争议。但后来我想,永远做顺风顺水的事情没有成长,就放手去做吧。”

演网游大神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井柏然:井喷?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U盘专心演戏就好

上一篇:金沙澳门官网4066正视网络文学带来的改变和挑战 下一篇:300元增1万名粉丝 起底文娱业数据流量造假产业链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