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改变作者构成和文学生态
分类:文学

在网络文学界,人们一直以为,1998年蔡智恒在网络上发表《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是网络文学的起点。发表在网络上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章节非常简短,情节有趣,没有大段描写而带来的冗长感,迅速掀起全民阅读热潮。但事实上,不论是文本样式,还是写作内容,与传统纸质文学作品稍微比较大家就明白,痞子蔡的作品仍属于传统文学的范畴,只是传播的载体是网络而已。

如果从1998年蔡智恒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算起,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20年。网络文学的力量日益壮大,从文本衍生到漫画、游戏、影视等产业,越来越多热播影视剧改编自网络小说,越来越多网络写手跻身作家富豪榜。

600余万名写作者、近千万部网文作品储备、200余种内容品类、1.918亿月活跃用户——这是阅文集团日前发布的一组数据。过去20年,中国网络文学经历从无到有、从星星之火到广为人知、从非主流到主流的过程。数据显示,2016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46亿元,今年预计达63亿元。

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生产机制不同,网络文学由网站和作者生产、读者参与为主,读者和作者互为影响、互相变化的程度很高。《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流行,其实只是传统文学作品从线下开始走向线上网络化、数字化、娱乐化的“变体”。

在广东,诞生于阳江的“起点中文网”聚集了当时网络文学帝国的“五虎将”,林庭锋、吴文辉、罗立等人成为阅文集团的领头羊。2011年,广东率先成立全国首家网络文学院,并创办《网络文学评论》期刊,随后又成立了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数量庞大、名列全国前茅的作者和读者,共同为网络文学注入生机。

网文改变了文学作品的长度,改变了写作者的构成,培育了无数文学读者。回望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20年,网络文学与主流文学的边界日益模糊,文学生态已在潜移默化中发生巨变。

网络文学应该是由网络作家“掌勺”。我们寻找中国网络文学的起点,就要把目光收回来,去寻找网络文学发展的内在脉络。广东是中国网络文学重镇,一直以来,网络文学作者、作品、读者数量居全国之首。广东网络文学发展史,就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史的缩影。

如今,网络文学从一叶扁舟成长为一艘巨轮,承载着中国文化漂洋过海。网络小说在海外网站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吸引了欧美、东南亚等多个国家的读者追更新、发评论。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如《全职高手》《琅琊榜》《无证之罪》等,登陆多个国家地区,网络文学正在以文艺的形态走出国门。

从读者到作者

年轻人志同道合

网络文学的数百万名作者几乎都由读者转化而来。2008年,阅文集团起点女生网白金作家吱吱开始在网上连载第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以和为贵》。此前,她是资深的网络文学读者。“2005年左右,我在租书店读到网络小说《一代军师》,但当时书店没有出完本,有人告诉我可以在起点中文网上找书看。从那之后,一直是网文的忠实读者。”这一时期,各大网络文学网站初具雏形,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晋江原创网等纷纷成立,为后来的网络文学版图奠定基础。

2001年,一些BBS在“西陆”逐渐崛起。11月,广东阳江的林庭锋和长居中山的台湾籍人士罗森,以及意者、小分队长等全国各地共56位玄幻文学爱好者,在“西陆”BBS一同发起成立中国玄幻文学协会(CMFU) ,协会成员成为国内首批原创网络文学的拓荒者,广东河源玄雨的《幻宇神录》开始在论坛连载,并在作者排名中位列第三。次年5月,协会改名为“原创文学协会”,并筹备成立文学网站。

在阳江注册起点中文网

吱吱以“古代言情”为主要写作门类,“古言有一个特点,情节是编造的,但细节、框架会尽量贴近真实。我会去读很多历史类书籍以及硕博士论文,看看有没有可以参考的新观点。”她写了《庶女攻略》《好事多磨》《花开锦绣》《九重紫》等8本小说,在近日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文学女作家影响力TOP50》中,吱吱以小说《慕南枝》位居前五。

同年,林庭锋用“宝剑锋”笔名,在起点发表玄幻小说《魔法骑士英雄传说》,甫一推出即受到读者和出版商的追捧,《魔法骑士英雄传说》实体书由台湾上砚出版社出版,是中国网络作家中第一位在台湾出版作品的,同时也让他跻身最早的网络文学畅销书作家之列。在这之前,在大陆流行的港台通俗文学作品只有武侠小说。

当蔡智恒在台湾创作《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时,广东阳江的年轻人林庭锋开始尝试在网络上发表小说。他从初中开始看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读了很多遍,渐渐发现没有新小说可读。“很多第一代网文作家都和我一样,没书读很难受,于是自己琢磨写故事。”林庭锋说。

去年3月29日,二目在起点中文网发布玄幻小说《放开那个女巫》的第一章。作品一炮而红,成为2016年度最热销的奇幻类小说。“我读高中的时候开始看网文,去年开始写小说,最大的原因是‘书荒’。”二目算了算,十多年来,历史、奇幻、都市、玄幻类的小说都读,“至少看了100本。”

《魔法骑士英雄传说》是中国网络文学玄幻类的开拓性作品,其中的一些创作元素流行至今。

2001年,林庭锋以“宝剑锋”为笔名在网上连载玄幻题材小说《魔法骑士英雄传说》。当时他是阳江车管所的职员,上班有空就动手写,晚上到家再输入电脑。“写的故事没有太多先例可参考,写得不快,时间宽裕的话,一天能写三四千字。”林庭锋说。

从网文读者到作者,最直接的优势是懂得读者的喜好,适应网文创作环境。二目说:“网文作家并不像医生、法官有那么强的职业属性。很多人都是从爱好开始写作,一边当作者,一边继续当读者。”在吱吱看来,网文的作者和读者就像朋友,“向一群朋友叙述故事,有时也会参考他们的意见。”

受《魔法骑士英雄传说》影响,2001年后,网络作家出版的实体书不再仅仅是风花雪月类,本土网络作家写作开始转移到玄幻类型。

小说很受读者欢迎,第二年由台湾上砚出版社出版,稿费也很高,一集5000美元。宝剑锋成为大陆首位在台湾出版作品的网络文学作家,也跻身最早的网络文学畅销书作家之列。

从传统文学到网络文学,作家的身份改变了。上海大学中国创意写作中心主任葛红兵说:“文学的生产机制变了,网文创作更面向读者。读者用手投票,作品好,点击量高、购买量也高,就能冲榜单,获得编辑推荐。”

新世纪初,各大论坛上活跃的玄幻类有三个流派:以日本和台湾为主的奇幻流派;以美国为主的骑士与龙、再加上魔法体系的魔幻流派;以中国玄学思想为主的玄幻流派。

林庭锋在网上结识了好些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圈子越来越热闹。2001年11月,由林庭锋牵头,联合十多位网文爱好者在西陆BBS发起成立中国玄幻文学协会。当时,多数文学网站靠转载各类出版小说为主,几乎没有纯粹连载长篇原创小说的网站。

“不断更”至关重要

当时,日本文学中的神道、鬼怪和离奇幻想概念,以及杂糅欧洲神话传统的奇幻流派在日本和台湾蔚然成风。车田正美以希腊神话为背景的《圣斗士星矢》、荻野真以佛教传说为背景的《孔雀王》,以及香港漫画家黄玉郎作品《天子传奇》(第一部)、许景琛作品《超霸世纪》,罗森的《风姿物语》等,都是奇幻文学的代表,他们有着奇幻文学的共同特征——架空世界、非现实逻辑、不同种族、宏大幻想。

2002年5月,林庭锋和黑暗之心、黑暗左手、藏剑江南、意者、5号蚂蚁,共同成立起点文化传播公司,在阳江注册的“起点中文网”第一版网站开始试运行,林庭锋担任站长。

由起点中文网开创的VIP付费阅读制度被各文学网站相继推行后,网络小说主要以连载形式在平台上更新。因此,“不断更”被视为最基本的写作修养。如成名已久的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唐家三少,曾创造过连续86个月不断更的吉尼斯纪录。

西方魔幻作品以及由西方现代魔幻小说改编而成的商业电影《魔戒》的成功,带动了西方魔幻小说的升温。而在中国读者中也兴起了西方魔幻小说热,《龙枪》《黑暗精灵三部曲》《魔戒》等作品在中国广受追捧。

六位创始人各有正职,全凭爱好走到一起,每天下班后聚在网上“会面”。他们给网站定下的口号是“读书在起点,创作无极限”,以推动中国原创文学事业为出发点,致力于发现和挖掘优秀的原创文学作者。

与每日固定更新数千字的写作习惯相对应,网络文学作品最直观的特点是长——一本小说动辄数十万字、数百万字。在起点中文网的吱吱个人主页上可以看到,已完结的7本小说,总计字数超过1100万。12月1日发布的新小说《雀仙桥》,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更新了7万字。吱吱白天上班,主要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写小说。“最多的时候一天写6000字,平常每天更2000字,在一个速度流的战场,我算更新很慢了。”

值得注意的是,到了2002年,网络玄幻小说在玄幻文学协会带动下,开始由西方魔法类,日台奇幻类别转向多元化的题材与类型。而其中最突出的现象是,中国传统的玄幻文化、仙剑文化开始在网络作家的笔下越来越多地展现,玄幻小说的本土化加剧,网络文学兴起与玄幻派思想关系十分紧密。在当时,林庭锋就已经意识到,玄幻小说肯定会成为继武侠小说之后全新的阅读主流。

顶住众多反对声

还在连载中的《放开那个女巫》,已写到第992章,总计219万字,“估计300至400万字结束。”在二目看来,保质保量的稳定更新,对于一篇网络小说而言至关重要,“读者总是利用碎片化的时间来看,一天两天看不到更新,他可能就不记得前面的情节了。”网络文学无时无刻不在诞生新作品,身处其中的每一位作者,必须以足够新颖的内容来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否则,拥有足够选择权的读者很快便会发现新的乐趣。

我们可以认为,中国四大名著中的《西游记》其实也是玄幻小说。而新世纪的网络文学作品中,玄幻小说一直是重要的部分,占据主流地位。

坚持实行网站VIP制度

“2005年左右,文学创作90%以上的内容出现在网络上,长篇小说的创作能力一下子提升了1000倍。以前的创作能力长时间停留在一年700至800部长篇小说,现在提升到百万部。”葛红兵说,在网文越写越长的同时,网络文学的发展逐步走向成熟,“网络文学产生了原创性的新类型和经典作品,而玄幻、奇幻、当代武侠、都市等门类逐渐自成风格。”

玄幻小说的流行,与中国几千年的玄学派思想的深厚渊源,这也使得中国网络文学有了“走下去”和“走出去”的根基和实力。

网站成立不久,银行VIP客户制度启发了林庭锋,“如果读者也能享受到类似VIP客户的服务会怎样呢?”2003年6月,“大然传奇中国首届奇幻文学笔会”在广州召开,起点中文网、幻剑书盟、龙的天空等人气文学网站负责人和数十名网络写手参加,林庭锋在会上提出了VIP方案。

受到主流文学界接纳

2002年5月15日,玄幻文学协会筹备成立文学网站。6月,林庭锋在广东阳江成立起点文化传播公司。在阳江注册的“起点中文网”第一版网站推出,开始试运行,标志着中国网络文学商业化道路开始了。林庭锋担任站长。网站口号是“读书在起点,创作无极限”,“六个小伙伴”在那时相遇:分别是林庭锋、藏剑江南、意者、黑暗之心、黑暗左手与5号蚂蚁,从此“六芒星动,斗破苍穹”。他们分别来自于阳江、北京、上海与哈尔滨等不同的城市。当时他们各自有工作,管理文学论坛完全是业余作为。

“当时基本全是反对意见,一类认为网络文学线上商业化没有未来,唯一的出路是成为线下出版的淘选来源,文学网站转型出版中介。我们坚决反对这个观点,这等于扼杀了网络文学。第二类则不看好付费前景,那时互联网没有正确的版权观念,更没有付费概念,就连网银都不普及。第三类则是出自朋友间的关心,担心我们做砸了,那就少了一个优秀的个人网站。”

网络文学与主流文学、传统文学的关系常常受到讨论。但不可否认,边界越来越模糊。

起点中文网以推动中国原创文学事业为出发点,一直致力于发现和挖掘优秀的原创文学作者,也从此开启了中国网络文学商业化运作之路。可以说,如果没有林庭锋他们,玄幻品类文学的发展之路不会如此顺畅,而网络文学的兴起,也将滞后多年。有意思的是,也是因为林庭锋,中国网络文学史上极其重要的一个概念“VIP”慢慢浮出水面。

林庭锋说,尽管当时无人看好,团队还是坚持要做VIP制,“我们最大的底气是——网络文学的内容不可替代,是具有粉丝凝聚力的”。

“网络文学早期的作者团队,成名后基本到纸媒发表作品,一旦在纸媒上成功后,就不承认自己是网络作家。”葛红兵说,“起点中文网成立后,一批人才开始宣称‘我就是网络作家’。网络文学逐渐产生了自己的代表作家、代表作品。”

彼时的林庭锋因为经常去银行,私人的VIP服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网络文学中,读者也能享受到VIP般的服务会怎么样呢?

2003年下半年,起点中文网开始实行VIP制度,并于11月正式开始在线收费阅读。初期困难重重,用户量太大,服务器反复宕机,林庭锋和侯庆辰的稿费全投进去了,维护成本还是不够。

随着网络文学作者群、读者群的扩大以及产业规模的提升,观众对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习以为常,年收入千万级别的网络作家成为令人艳羡的存在。写作者是否承认“网络作家”这一身份,再也不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就这样,林庭锋第一次提出了VIP的概念,全新的小说付费模式有了最初的设想。

林庭锋心一横,用家里的房子做抵押,借了20多万元,终于解决了服务器问题。另一方面,VIP作品数量远远不够,最初只凑了五本。为了保持初期发展的优势,起点决定在第一个月对会员免费,并确立了千字2分的稿费制度,这个无奈之举,发展到后来成了业内行规。

在葛红兵看来,网络文学进入了主导文学的爆发期。“某个手机阅读网站的统计数据显示,人均年消费金额接近90元,够读几百万字。网络文学的确提高了中国人的阅读量,降低了阅读门槛,培育了阅读习惯。”他说,“我们出现了世界一流的网络文学技术、软件、公司,给中国的读者提供了一种平价的、好的文学类阅读场景。”

2003年6月底,由《传奇文学选刊》杂志社等和广州文化部门联合举办的“大然传奇中国首届奇幻文学笔会”在广州召开,邀请起点中文网、幻剑书盟、龙的天空等人气文学网站负责人和数十名网络写手参加,林庭锋在此会上提出了VIP方案,但并不被其他网站看好。

“那时我有一辆电动车,只要一说‘宝剑骑小电驴出去了’,大家就知道我去汇稿费了。银行系统当时不发达,有些作者的汇款需要到广州操作,最多一个月我跑了广州三趟。就靠一趟趟跑下来,积累了作者对我们的信任,之前没几个作者会相信在网上写小说能拿到钱。”说到这里,林庭锋毫不掩饰骄傲。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主流文学界开始接纳网络文学。去年,阅文集团旗下签约作者共14人成为中国作协会员,11部作品入选2016年度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8位网络作家成为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唐家三少成为主席团成员之一,这是网络作家首次进入中国作协主席团。各大高校也开始培养网络文学作家。2017年11月,阅文集团与上海大学签约共建网络文学方向创意写作硕士培养点,属国内首创。“以前只有市场的力量来推广网络文学,一旦作协和高校开始承认网络文学,专业写作者和网络文学界的合流,将形成一种合力。”葛红兵认为,应该淡化二分法,“网络文学是一个平台,给各种作家、作品提供了舞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2003年下半年,起点中文网开始实行VIP制度,并于11月正式开始在线收费阅读,网络文学商业化道路确立。

2003年12月,起点中文网宣布“VIP计划中订阅率最高的作品已经达到20元/千字稿费级别”,网站的访问量“居世界前500,国内排名前100”,作品数相当于过去全部增长的总和。

不过,对于网络文学作家来说,身份是否被接受和认同似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写出一部好小说。二目说:“网络小说作为一种已经被很多人认可的发展方式,重要的是读者喜欢,一定要好看、新颖。”

初期困难重重。起点VIP制度正式开始时,总共只凑齐了五本VIP作品,形势极其严峻。为了保持初期发展的优势,起点决定在第一个月对会员免费,并确立了千字2分的全额优惠的稿费制度,这个无奈之举,发展到后来却成了业内的行规。

2004年,VIP制度终于通过“验证”,大量作者加入到VIP计划。同年10月,“起点”以200万美元被盛大网络收购。尽管家人反对,林庭锋还是毅然辞掉了车管所的工作,离开广东来到上海。此时,从广东出发的起点中文网已经成为业界第一网站。

至2003年12月,起点中文网宣布“VIP计划中订阅率最高的作品已经达到20元/千字稿费级别”,并且网站的访问量“居世界前500,国内排名前100”,作品数相当于过去全部增长的总和。该年度的几部重要作品,玄雨的《小兵传奇》是其中之一。

网文写作无门槛

起点的VIP制度,在2004年迎来了转机。在编辑和创业团队的努力下,大量的作者加入到VIP计划中,“全民写作”又往前推进了一大步。《小兵传奇》《升龙道》等VIP作品上架,吸引了大批读者,为起点带来了大批VIP会员,让VIP制度挺过了难关,起点中文网逐渐成为业界的翘楚,小说付费模式逐渐成熟。

但想要赢得读者有门槛

作为第一个推行VIP贵宾服务的付费阅读网站,起点能走到现在,与起点人的诚信风骨和公司严格有序的管理不无关系。早期施行收费阅读制度的各家网站收费往往比较混乱,但起点无疑是做得最规范的。一些收费网站常常在公众作品章节积累还不够的时候就开始收费,而作者也动不动就罢写,没有完结的作品对读者的阅读热情打击很大。一些网站给作家付稿费不准时,甚至有些个人网站站长卷款私逃。起点则一直可算是行业诚信的标杆。曾经,为了保证作者的收益,起点还将所有稿费收入都返回给作者。林庭锋为了能够准时支付作家的稿费,把自己的房子抵押了。起点的做法感动了很多圈内人,使得更多的作家投奔起点,起点中文网极速发展壮大。

“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有想到网络文学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出现这么多可能性。那时的想法就是要把‘起点’做成最大的在线阅读网站,在两三年后实现了目标。其后我们又不断修正愿望,到今天网络文学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林庭锋说。

当然,这里不能不提上海作家血红的功劳。是血红的《升龙道》一度为起点赢来了压倒性的用户优势和宝贵的现金流,它史无前例的点击与订阅量,真正意义上开启了起点的付费阅读模式,也由此吸引了盛大网络董事长兼CEO陈天桥的目光而注资起点。2004年9月,拥有业内最为重要的作者资源和读者资源的起点,在成为网络文学第一大网站后,以2000万元价格被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收购。网络文学的商业化进程不断加快,并逐渐建立了完善的网络阅读和出版运作的模式,形成以作品产权为重心的完整产业链,奠定了其在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内的领军地位。原先散落在阳江、北京、哈尔滨的“起点人”开始聚集在上海,为了全新的网络文学事业奋斗。网络文学的重心也从广东转移至上海。

在相互没见过的情形下,六位年轻人靠着肝胆相照,做出了当时影响最大的网络文学网站。2004年,林庭锋第一次去上海见共同创办“起点”的伙伴,侯庆辰远远见他走过来,主动想给他拎行李,吓得林庭锋赶紧甩开,以为遇上了抢包的劫犯。如今回看,颇有几分不可思议的色彩。

就这样,从广东出发的起点中文网逐渐壮大,不断发展。而中国网络文学从最初的默默无闻快速成长,作品数量、创作者人数、用户覆盖面、版权影响力等等持续高速增长,如今已成为产值值高达数百亿元的重要互联网

中国网络文学走过的历程,几乎同步于中国互联网的爆炸式发展。十几年来,除郑红波因继承家业中途离开,其余五位伙伴始终共进退,没有出现过不和与纷争。

产业。

“我们几个人一起创业,共同奋斗近12年后,再一起携手二次创业,组建腾讯文学,再通过并购实现回归的经历……这样的创业伙伴少之又少,我们都非常珍视这份感情。”林庭锋说。

“当前网络文学的人气分类、题材等,大多由林庭锋全力推动成型,网络文学的核心处都能看到他的影子。”曾一起创办“起点”、现任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说。一直负责内容的林庭锋则相信,未来的网文类型会更丰富。截至今年6月30日,阅文集团平台上有730万作家,作品数达1070万部。

广东这片热土,为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支持。一些著名的网络作家如当年明月、南派三叔、天下霸唱、慕容雪村、李可等均由广东起步,尔后名闻全国。

如今,越来越多年轻人加入到网络文学的创作大军。“网络文学写作本身没门槛,但赢得读者有门槛,取决于作家的个性、天赋、技巧和职业精神。优秀的作品一定是既受欢迎又让人感动的故事。”林庭锋说,现在年轻作家的成名速度不是更慢,而是更快。

2004年起,深圳作家梅毅以“赫连勃勃大王”为笔名,开始“中国历史大散文”的写作,相继出版有长篇历史散文集《隐蔽的历史》《历史的人性》《华丽血时代》《帝国的正午》《刀锋上的文明》《帝国如风》《大明朝的另类史》《亡天下》《极乐诱惑》《铁血华年》,并于2010年在台湾出版了繁体字版十卷本《赫连勃勃大王历史文集》。

“根据我们的统计,排名靠前的作家中,一半靠一书成名,比如已经成为‘大神’的‘会做菜的猫’、‘十里剑神’、‘二目’等人都是新作者,‘二目’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创同类纪录,在海外也深受欢迎。这既有作家天分的原因,也和市场扩大、需求多元、运营能力提升有很大关系。”

2005年,广东网络作家兰帝魅晨在起点开始连载以逻辑跳跃、阅读挑战性强著称的《高手寂寞》,是“虚拟网游小说”的代表作之一,被称为“网文界的《等待戈多》”。

今年6月,广东网络作家“太上布衣”陈俊玮参加了在新加坡举办的“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高峰论坛”。陈俊玮生于1992年,凭借《剑诛天道》《最强反套路系统》等作品跻身阅文集团“大神”作家之列,他发现海外也有很多读者喜欢网络小说:“中国读者已经非常熟悉的穿越、重生这类元素,在海外读者眼里还非常新鲜,或许是他们喜欢阅读的原因之一。”

也是这一年,广东揭阳的阿菩在幻剑书盟首发长篇历史神话小说《桐宫之囚》。该作品以《史记》中关于夏末商初的历史记载为基础,以屈原《天问》中关于上古巫术与神话的描写为人物原型,重现了那段时期的政治斗争、军事斗争与神话传说。这部作品后来经过阿菩的重新润色加工,改名为《山海经密码》。继《桐宫之囚》之后,阿菩又在17K小说网连载长篇历史穿越小说《边戎》,这部两百多万字的作品以北宋灭亡、女真崛起为背景,成为2006—2007年网络文学历史类型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小说之一。

不跟风盲从模仿

2006年,顺德海关工作人员石悦以“就是这样的吗”的ID在天涯社区的“煮酒论史”发表《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的帖子。随后,石悦将ID名称由“就是这样的吗”改为“当年明月”,并开始在自己的新浪博客连载该书,博客点击量迅速达到830万。该书于2009年3月连载完毕,并出版了实体书,销量超过500万册。当年明月也成为“草根说史”的代表作家。

摸索出自己的写作之路

2007年,广东作家李可的《杜拉拉升职记》被出版商挖掘出版,后又被改编为电影和电视剧。该作品开启了“女性职场文”写作

对年轻作者而言,今天或许是最好的时代,无限的机遇摆在眼前;或许也是最坏的时代,太多的诱惑容易让人急功近利。

潮流。

随意浏览各大网络文学网站,不难发现,和影视、游戏、动漫等行业一样,网络文学也存在着风格雷同、题材类似的跟风之作。有业内人士透露,不鼓励作者跟风,但阅读热门作品是新人的必修课,如果新作者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作品能打动读者,就算跟风模仿也不行,关键在于分析自己擅长什么,读者需要什么。

2008年,东莞作家求无欲开始在17K小说网连载《诡案组》,一日四更,日更万字,迅速火爆。求无欲高中毕业以后做过送水工、电话接线员等工作,个性低调、内向,在创作上爆发惊人,一发而不可收,一直创作《诡案组》系列作品,连载数载,至2012年末才完结,实体书系列也于2009年至2012年连年出版。《诡案组》系列作品对后来的悬疑惊悚类类型小说创作产生很大影响,并被拍摄成电视剧和系列网络电影,是广东网络作家里最早通过“全版权运营”IP化进入影视改编的。

2008年,一直喜欢读网文的梵缺开始尝试创作,一年后,她和腾讯原创文学签约,如今已经升为阅文集团的白金作者。“刚签约那几年,整个网站只有两个女编辑,负责几百位作者的日常发书、推荐、签约,想得到指导很难,作者只能自己摸索。”

2009年中国作协、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和中文在线等合办“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活动,兰帝魅晨的《高手寂寞》被评为十佳人气作品之一,阿菩的《边戎》入围十年小说百强。

慢慢摸出了门道,2012年梵缺的小说《爆笑宠妃》点击破亿,由此改编的网络剧《双世宠妃》去年在全网播放量超37亿,今年播出第二季,豆瓣评分7.4分。梵缺很清楚自己的小说为什么受欢迎,“现在大家的压力都很大,《爆笑宠妃》能让人放松下来,看着看着会忍不住笑”。

中国网络文学“草根说史”的代表作家中,除了当年明月、梅毅,还有中山作家陈喜伟等。80后作家陈喜伟以“轩辕鸿鸣”为笔名,2011年在天涯“煮酒论史”连载讲述南朝刘宋皇朝历史的《南朝凶猛》,当年10月点击率迅速飙升百万,跟帖千余条。年底,作品点击率飙升到千万,轩辕鸿鸣被称为“2011年度天涯十大牛人”之一。

梵缺也曾经历想要放弃的时期,是读者的鼓励让她坚持下来。在广东阳江,生活压力相对较小,原本帮家人打点生意的梵缺,现在全职写作,年收入稳定在100万元左右。

同在2008年,高中毕业在东莞打工的王普宁,开始在网上连载小说。“我有十几个同学在公安系统任职,一次聚会听他们说起工作里的种种经历,我萌生了创作《诡案组》的想法。”

2003年4月,广东省作协联合有关文化单位举办“新文学、新媒体、新人类”研讨会,属于国内首次触及网络文学的探讨。全国第一家开通的省作协网站广东作家网,曾经为了孵化本地网络作家,开通了“文学风”论坛供本土作家发表作品,并出版了论坛作品集《被照亮的世界》。

他给自己取名“求无欲”:“无欲何有求,有求岂无欲?‘求’和‘无欲’是对立的,‘求无欲’则是悖论,取这个名字,就是觉得人世间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之事。”

2009年5月,在广州召开的“广东网络文学座谈会”,慕容雪村、求无欲等知名网络作家出席。就是在此次座谈会上,慕容雪村提出网络文学百分之九十九是垃圾,引发激烈争论,经媒体的渲染炒作,“网络文学是否垃圾”的争论漫延到整个文学界乃至全社会。

求无欲年少时没好好念书,没学历、没技术、没资金的这位“三无人员”在饮水店干体力活,空闲时间很多,于是买了一台二手的智能手机开启码字生涯。

2010年5月,全国范围内第一次大规模、高规格的网络文学研讨活动“网络文学研讨会”在京隆重召开,由广东作协与中国作协联合主办,国内各大型文学网站主要负责人、关注网络文学的数十位评论家、各网站知名网络作家出席并发言,经数十家传统媒体和数字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产生广泛影响。7月,中国作协首次将网络文学纳入重点扶持作品范畴,首批扶持三部网络文学重点作品,广东作家作品《昼的紫 夜的白》入选。广东省作协首次发展一批十多位网络作家入会,广东文学院吸收了三名省内网络作家成为签约作家。

“当孩子出生,我忽然意识到,再不发愤图强,不仅会害了自己,妻子和孩子的人生也会毁在我手上。”创作小说基本不需要物质成本,求无欲希望用一支笔改变自己的人生。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文学:改变作者构成和文学生态

上一篇:华语影片里的“小偷亲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