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阿爹去留学》就要迎来大结局,你在追剧吗?
分类:文学

图片 1

《带着爸爸去留学》开播以来就受到不少差评,并且随着剧情的展开口碑持续走低,豆瓣评分3.5

图片 2

作者简介 李骏虎,男,山西洪洞人,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篇小说《前面就是麦季》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母系氏家》《中国战场之共赴国难》,散文集《受伤的文明》《纸上阳光》,诗集《冰河纪》。

图片 3

放你在心上.jpg

插画 / 王诗隽

听名字还以为是综艺,宣传片出来以为是喜剧,结果一看是到海外镀金的现实魔幻家庭剧,剧情浮夸雷人,不过够热闹,看官方出的这张人物关系图就知道故事是何等的精彩。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她们是大学同宿舍的好友,毕业后踏上各自的人生旅途。她们性格不同,国籍有别,关于爱情与性也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关注她们的故事,就是关注我们的未来——她们是粉墨登场的90后。

图片 4

林瑗没什么事情需要打理。

艾米·怀特再次回到中国,一心要挽回她的爱情。

这剧只吴丹丹这里就热闹非凡:

她回国时打算无论怎样都在国内生活,因此在回去之前她把国外的事情都处理了,经营的书店转给了一起留学的同学艾米,连自己开了几年的车子也一起转给了她。买的公寓还留着,她曾经想卖掉,还好她回国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还没来得及出手。

毕业两年后,同宿舍的四个女生如今的格局是这样的:葛蕙同时做着联合国基金会一个分支的东亚区代表和国内两家私企的文案专员,都不用坐班,按时组织活动或者提交PPT,每月就会有美元和人民币分三个渠道打入她的账户。李瑶瑶跟她一起合租着一套两居室,她给出版社翻译当代欧美作家的小说,除了每周去社里开一次进度汇报会,也不用坐班。她们从救助机构的志愿者那里领养了一只四个月大的流浪猫,这是一只白色的波斯猫,患有习惯性的腹泻,两只眼睛一只像蓝宝石,一只像绿宝石,颜值很高,但听力几乎等于零——据说长着鸳鸯眼的波斯猫都是聋子。她们觉得它怪可怜,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兮兮,听起来像个女孩,但“他”其实是个小伙子。每天,两个姑娘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趴在书桌上抱着笔记本电脑工作,不像“60后”“70后”的女人那样聊不完的天,也不像“80后”的女孩们那样喜欢抱着笔记本去咖啡馆,她们就在家里守着各自的区域,有时候忙起来一整天不搭一句话,饿了就自己到厨房做点想吃的,或者用手机叫餐。一个月只有不超过两次,她们会叫外卖送来方便火锅,在客厅的茶几上畅快地边吃边聊,话题以八卦舍友艾米和黄璇的同性恋情为主。而平时,只有兮兮悄无声息地在两个房间来回串门,偶尔跳到某人的膝盖上,在没握鼠标的那只手的抚摸下呼噜噜地撒撒娇,讨一点宠爱。黄璇也在北京,但她们不大跟她联系,除非艾米回中国来,四个舍友才会欢聚几天。

武丹丹发现爸爸武翰祥与妈妈离婚了,并且已经和林飒结婚,于是她作天作地,又发现妈妈也再婚了,为了找存在感她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本来与黄小栋互相喜欢,却又突然和一个外国人成了男女朋友,黄小栋伤心异常,又发现自己不是爸爸黄成栋的亲生儿子,家庭破碎,妈妈也癌症去世,他也想干点出格的事找刺激,于是找校园一姐艾米谈起了恋爱,武丹丹看黄小栋有新女朋友了开始吃醋,和外国男朋友分手想重新和黄小栋在一起,结果被艾米和其朋友胖揍了一顿,黄小栋也因为考试帮同学作弊赚钱却出尔反尔被打昏迷。所以编剧是想说太作的小孩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吗?

林瑗拖着箱子打开家门,房内门窗紧闭,深蓝色的窗帘寂静无声的低垂着,就像她曾经在这里度过的孤寂的六年时光。

艾米这次回来的时候,葛蕙正和一个离了婚的中年男人尹南平热恋,而李瑶瑶至今依然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处女。跟上次回来一样,艾米借住在她们家里,不同的是,上次葛蕙把自己的床让给了艾米和黄璇,自己去和李瑶瑶睡。这次只有艾米一个人来,躺在葛蕙床上掏心掏肺地哭了好几天,对她的安慰严重地透支了两位房主的工作时间,让她们看上去比那个被抛弃的人更加的身心憔悴。

图片 5

林瑗去厨房找出打扫卫生的家居服,开始清洁。好在公寓面积不大,很快就窗明几净。林瑗站在客厅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觉得很满意。她打开冰箱想找瓶水喝,冰箱里空空如也。

三天后,她们从已经开始发福的艾米身上看到了她挽回爱情的执拗和勇敢,这些和她明显肥大起来的臀部一样清晰地展示在她们眼前。第四天下午,葛蕙那个被李瑶瑶尊称为尹老师的恋人来北京开会,她出去陪他住酒店享受爱情和温存了,剩下李瑶瑶陪着艾米,完全靠着知识分子的头脑和作为交换生留学欧洲的经历来同情和理解艾米的同性之爱。等到葛蕙心满意足地带着比她大整整二十岁的男朋友回来的时候,家里只剩下李瑶瑶和兮兮相依为命了。葛蕙一直用微信掌握着艾米的心情和事情的进展,她悄悄地告诉尹南平:“艾米和黄璇可能要复合了,她们约好去酒店开房了!”尹南平摇摇头,遗憾地说:“何必呢,迟早还是要分开的,中国是个传统社会,同性恋婚姻不合法,黄璇也不可能跟着艾米去英国定居。”他听葛蕙完整地讲述过艾米和黄璇的故事,并且从一个中国“70后”知识分子的角度做出自己的判断,他和葛蕙的观念互相影响和渗透,既传统又开放,或者说开放的风筝在云霄做逍遥游,手里却紧紧地拽着传统的线轴。很少见的,这回葛蕙没有反驳尹南平,想了想说:“嗯,我觉得也是。”她用忧心忡忡的眼神望着窗外被大妈和小孩们占领的绿地。

还有3集就要结束了,有点舍不得啊,虽然剧情浮夸,漏洞百出,一路看下来,有笑点有泪点,即使2倍速度用得比较多,还是阻止不了我对它的喜爱啊!

干脆去一趟超市吧,要买的日用品不少,顺带买点菜和面包等食物。

葛蕙和李瑶瑶确信黄璇是被艾米带“弯”的,她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女同”。毕业后艾米第一次回英国期间,在三个中国女孩不多的相聚和谈心中,黄璇也对她俩说过:“我爱艾米,但我并不确定自己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她是在没有和男生恋爱经验的情况下,被艾米俘获的,经过一年多被艾米追逐得忐忑不安,她们在一起之后,她的眼神一直是迷惘的。“我觉得黄璇的内心一直是动摇着的,她根本不像艾米那么坚定。”葛蕙对尹南平下这个判断的时候,后者从她的语气和表情的细微变化中发现了她对黄璇心怀不满,也许是在替艾米打抱不平,也许是对黄璇夺走她和艾米的正常交友时间耿耿于怀。

图片 6

林瑗换好衣服,拿起钱包手机和钥匙,出了家门。公寓大楼右转直走十五分钟就是她原来的书店了。林瑗现在觉得,自己这六年间把生活打理得简单而充实,有爱做的事情,有收入,有可以安居的房子,有赖以出行的车子。

艾米是在大三的后半学期开始追求黄璇的。那个时候葛蕙刚刚结束了和高中同学的异地恋情,正和一个短期来华工作的加拿大工程师交友,她把乌黑的长发留到了屁股下面,走路的时候发梢被两边的胯骨震颤着,在秋天明亮的光线里,远看好像穿着黑色的超短连衣裙。那个加拿大人超喜欢东方女人黑瀑般的长头发,在酒吧主动过来跟她搭讪,当天晚上葛蕙就抛下了抱着杯柠檬水眼巴巴地望着她的李瑶瑶,跟着加拿大人出了酒吧,打的去了他的住处。他有点意大利血统,热情而温柔,请她喝东西,款款地聊天谈笑,手指一直抚弄着她的一缕流水般的发梢。她有点喝多了,表情欢快,语速很快地用英语和他攀谈。但是,顷刻间画风突变,他把她推倒在沙发上,从后面扯着她的长发,凶猛地跟她做爱,她没有反抗,咬着牙不让自己喊出来。那之后,有一个星期他们没有再联系,一个星期后他打电话约她,她又去了他的住处。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保持了每周至少见两次面的频率。

只是没有期待。

“你们是在谈恋爱吗?”她在缱绻之后,把这件事讲给尹南平,后者假装不在意地问。

她带着并不明确的期待刚回国几个月,所有的一切全乱了。

“应该不是吧,我不觉得我爱他。”葛蕙笑着说,眼睛亮亮地观察着尹南平。两情相悦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向对方吐露自己的秘密,用以表明心迹,但很快就会发现不过是在授人以柄。

林瑗是个秩序感很强的人。她喜欢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外在的秩序能强化她内心的秩序。秩序的混乱让她觉得崩溃。看来我还是适合这种虽然冷清但是有序的生活,林瑗默默地想。

“那为什么要在一起那么久?为了刺激吗?”尹南平也笑着。

去超市要经过书店。林瑗站在书店门口的橱窗前,看了一下橱窗上的宣传海报。她很想进去看看,不知道艾米在不在。她刚回来,还没有和艾米联系。可今天时间不早了,她还有艰巨的采购任务,林瑗转身向前走。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吧。”葛蕙无所谓地说,走过来坐在尹南平身边。

刚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叫她:“林瑗?!”

尹南平笑出了声,他嘲笑地不断摇着头,眼神却阴郁起来,并且推开了试图抱着安慰他的葛蕙,起身去了洗手间。回来后,他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问靠在沙发上的葛蕙:“跟外国人做爱,有什么不同吗?”

她转过身,真是艾米!艾米又惊又喜地跑过来,“我看到有个身影从门口走过去,我还以为看错了,真的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葛蕙仰着脸,带着歉意的笑容回答:“有什么不同啊?我不记得了。”

“刚到这儿,我还想等安顿下来给你打电话,没想到你今天真的在这儿。你天天在这儿盯着?不是有店员吗?”

“那可是老外啊,不更刺激吗?”尹南平咄咄逼人。

“今天店里结算我才过来,你要是明天到我就不在了,我原来打算出去旅行的。不过你回来了,我要把旅行计划cancel!你不是说回国就不出来了吗?过来呆多久?”

“切,老外也是人啊,跟我们一样的人,不要总觉得外国人就不一样。”葛蕙试图反击,快发作时又改了主意,卑微地仰脸笑着。

“别cancel,加上我吧,我跟你一起去旅行。我没什么具体事,在国内呆的挺烦的,就出来了。你先在店里忙着,我去买点菜,晚上过来吃饭吧”。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带着阿爹去留学》就要迎来大结局,你在追剧吗?

上一篇:肖复兴:端午五谈 下一篇:《GreatWall》二〇一五年第1期|唐肃帝邦:激情医务卫生人士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