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Wall》二〇一五年第1期|唐肃帝邦:激情医务卫生人士
分类:文学

图片 1

问:有人问“抑郁症患者是脑子臆想病,坚持锻炼,吃药和广泛社交能治好”你怎么认为?

问:那些抑郁症患者,吃了抑郁药。后来都怎么样了?

图片 2

图片 3

樊继达是市安定医院的副院长,也是全市著名的心理医生。他四十多岁,细高个,白净子脸,戴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文气。他说话声音很低,但很有穿透力,他每次跟别人说话都能清楚地送到人家耳朵旁边,可他显得毫不费力。他说话的语速不快,慢悠悠的,他的人也一样,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不急。樊继达是在英国伦敦国王学院进修的心理学,博士,回到这座城市就直接当上了安定医院的副院长。他的婚姻在别人眼里是美满的,妻子瑞安是区财政局的副局长,两个人是在上大学时相爱的。瑞安也是学医的,毕业后,因为她父亲的介入去了银行,后来提拔到了区财政局。在樊继达去英国伦敦进修的时候,瑞安当了副局长。瑞安是一个很内敛的女人,心思很重,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看见她每天匆匆忙忙的,有处理不完的事情。

谢谢邀请,我是治疗抑郁症的医生,可我真的不太理解你说的脑子臆想病,完全没听说过,精神疾病就是精神疾病,绝对不单单是胡思乱想想出来的,如果是因为胡思乱想而出现了问题可能不是抑郁症了。

你好,我是一个抑郁症康复者。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没有吃过药。

入冬了,天气寒冷起来,早晨,满街都是白霜。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抑郁症和抑郁症患者?

你的一句话我是认同的,抑郁症坚持吃药是能够治好的。有很多抑郁症患者和家属其实是非常悲观的,他们错误的认为抑郁症是治疗不好的,得上抑郁症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抑郁症确实也可能会成为一种慢性精神疾病,但抑郁症毕竟也是一种发作性疾病,每次发作间歇期是完全可以恢复到普通人水平的,而且确实有一部分人,一部分抑郁症患者在第一次系统治疗后是可以有一般的患者能够达到50%的彻底治愈率的,也就是说有50%的患者今后不会再复发了。所以,为什么不坚持遵医嘱进行药物治疗,去冲击那50%的几率呢?如果有机会帮助你永远摆脱抑郁症,为什么不努力尝试下,你需要做的也许只是遵医嘱坚持服药,只是克服一些完全可以耐受的药物不良反应,只是在自己感到辛苦的时候及时求助你的医生。

曾经在今年年初,我刚刚从外地进修回来的时候,收治了一名我认为有史以来抑郁症状最严重的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重度抑郁发作患者,一名22岁的大学生,她的抑郁症状不局限于情感症状,而是在长时间低落情感的影响下出现了一些非常消极的幻觉和妄想症状,甚至还有一些人格解体症状。虽然只有22岁,但在抑郁症病史上已经是老患者了,十多年的病史了,而且还曾出现过反复用小刀划伤前臂的自伤行为。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能够帮助她到什么地步,只能尽力而为。但很好的是我们建立了非常可靠的,相互信任的医患关系,这很重要,以至于让我的治疗事半功倍。

后来在完全缓解了精神病性症状,残留一些动力不足方面的抑郁症状情况下,她出院了,回家后一直跟我保持微信联系,遇到困难或者觉得难过的时候常常会给我发一条微信,我能做的就是给她信心,鼓励她,在觉得问题逐渐严重之前劝她回来看看我。就在刚刚,她还发来微信问我明天在不在医院,要回来复查了。

她的成功属于我,更属于她自己,是她即使在可怕的幻觉和妄想的影响下也没有放弃自己,让她一直走了下来。医生也好,患者也好,家属也好,都要清楚两件事,第一件事,抑郁症是一种病,我们没有选择的机会,得病了只有治疗才会好,不应该埋怨,更不应该歧视。第二件事,不管是医生、患者、还是家属,都不应该,也都绝对不能向抑郁症说放弃,只要不放弃,就一定能够战胜抑郁症,只要不放弃医生就一定会帮助到你。

但是我见证了很多吃了药的抑郁症患者。他们吃的药数不胜数,有的人吃了几十年的药才找到正确的方向,有的人只吃了几个月就找到了正确的路,有的人被医生判定是终生服药,最终也好了,好了之后当然不吃药了。

瑞安告诉樊继达今晚她从省城开会回来,问他暖气有了吗,樊继达说,有了。瑞安在电话那边停顿了片刻,说,知道了。她又问,洗澡间里太脏了,你能不能清洗清洗啊?樊继达说,你走的那天不是清洗过了吗?瑞安不愉快地回答,那天就没有清洗干净,玻璃上还有点子。樊继达说,我再清洗。瑞安还在质问,我走的几天你就没有洗澡吗?樊继达说,我天天洗澡呀。瑞安提高了声音,你就不觉得不干净吗?樊继达不说话了。瑞安的洁癖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每天都要用酒精把所有的门把手擦一遍,马桶也是天天擦洗。所有餐具都需要在高温下消毒,有一天没有做,瑞安都要发脾气的。樊继达必须服从,稍有懈怠,瑞安就会惩罚她自己,那就是绝食。樊继达告诉瑞安,你现在不是洁癖,你已经是抑郁症的中度了。瑞安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然后说,不用你说,你这么说有什么意思呢。樊继达就不说了。瑞安每天都吃药,药都是樊继达给她带来的。樊继达最早发现瑞安有抑郁症是在看电视,那天电视里播的是反映狼群生活的纪录片《巴述的春天》,表现的是狼那种高傲而又孤独、坚定而又迷茫的状态。曾经的时光化作冬日般温暖,为了生存,狼群在惊悸中寻找自己的方向,面对熟悉的踪迹和四周飘忽的叫声,它们忍耐着,焦虑地等着春天的到来。樊继达发现瑞安的脸色很冷峻,就问,你不愿意看?瑞安站起来说,你看的都是有颜色的,我看的都是黑白的。说完,就回到了卧室。那天,樊继达知道瑞安已经患上了抑郁症,需要吃药治疗了。

什么情况下应该不再坚持,而选择住院治疗?

不管你之前有没有接触过抑郁症的规范药物治疗,如果你感到已经难以坚持自己目前的工作或生活,就应该选择到医院治疗了;如果你感到消极,绝望,并一度萌生结束这悲惨一生的想法,也应该住院治疗,没有别的选择,我们的生命永远是最宝贵的,来不得半点马虎;如果你感到常常想要发货,控制不住的争吵,很可能是出现了典型的精神激越和易激惹的表现,这样的话最好也到院住院治疗,因为在这种激越的情绪下是很可能做出一些愚蠢又严重的决定的;如果你觉得你的药物治疗计划已经很久没有让你感到进步,那么可能你的服药计划需要进行大的调整,这个时候最好也要住院治疗来完成,因为只有在医生的眼皮底下才能得到最科学和最合理的治疗帮助。

我将一讲他们之中有一个人的故事吧。他重度抑郁症,重度强迫症十年,吃了十年的药,自己感觉自己已经被药物毒害的很惨了,自己讨厌镜子中的自己,丑陋,无神,还有一身的病,各种副作用,脑力也不行了,十年间吃光了医院所有的药,每次吃药都是一大把,医生说,我们医院的药都被你吃完了。

瑞安那天从省城回来很晚了,外边开始飘起了雪。

希望我的回答能改变你对抑郁症的看法,我是治疗抑郁症的医生,如果可以,我希望帮助更多的抑郁症患者和家属。

病了,是抑郁症也罢,是别的什么症也罢,在别人眼里,都是有万千猜测的,甚至不乏专家出面说事,说出了一套大道理之后,顺便也会延生出很多的行为安排,十个人最低有十一个办法,这就是我们会想象的聪明的人类,都是聪明的一份子,怎么好意思说别人的不对呢?他说是大脑臆想,那就是,又吃药又煅练又广泛社交,这已是正常中的最正常人了,哪里还有病呢?自然就是好了,一切都是情理中的事,无隙可击。

爱猜测的聪明的人们,你们猜够了吗?对抑郁症,西医的仪器反正也看不见有异常,喜欢和热爱科学数据科学依据的人们,你们都凭你们的实力弄一整套的东西出来吧,你们可以说服你们是对的,然后围着患抑郁症的人整天转,指挥他们怎么做,你们是有爱心的人,你们为了病人奉献了最高尚的爱心。

有的人也愿意捐款,爱的奉献是有各种理由和各种层次的,拿出钱让病人早点好起来,心甘情愿,真的很伟大。

我给大家以敬意。

我没有"认为“,没什么爱心,笨到无头脑猜想,只知道病了就治,而且仅局限于中医,中医是不科学的东西,没有科学的理论和数据陪托,不能在你们聪明人面前得到认同,也无法得到病人的信任,所以,拿个中医的名义是搭不上你们的班车的,只能向你们致敬。

写着写着,看到抑郁症病人在一片爱的光茫中唱起了祥瑞的欢歌,似夜晚的丛林下,闪闪一堆篝火边舞蹈的美人。

真美。

你好不吃药,每天慢跑多运动,像这种情况的话也可以使用这种方法来自我调整,走出抑郁症一般运动还有转移注意力,适量的培养一些兴趣爱好都是可以调整来转移抑郁症的,如果是轻度抑郁症的话,可以结合这些方式来配合相应的心理疏导来改善谢谢

听说,曾任万科高级副总裁、北京区域首席执行官现为优客工场创始人的毛大庆,竟然用跑步的方式战胜了抑郁症,这与传统的药物治疗大相径庭,使人大跌眼镜。这是炒作还是真的?难道不吃药抑郁症能自愈吗?

不吃药抑郁症能自愈吗?答案是肯定的!

抑郁症是日常悲伤情绪的持续性夸张的现象,这种情绪障碍,病程两周才够诊断标准。根据许又新先生的介绍,抑郁症大致包括六种表现:兴趣减退甚至丧失、对前途悲观失望、无助感、感到精神疲惫、自我评价下降、感到生活或者生命本身没有意义。抑郁症是心情低落伴随尖锐而持久的心理冲突(对立的认知因素所造成,通俗说是过度跟负面思想纠缠),那么,想要不吃药抑郁症能自愈就需要从构建合理的思维模式入手。

行为表现(情绪低落等)是内在思维模式的外化,当你处于不合理情绪与负面情绪持续纠缠时就失去了平等心,当然也不在“觉知”当下的感受,一旦进入负面情绪的漩涡就很难自拔。

药物有时的确可以到达缓解和控制病情的作用,但是心理问题想要痊愈还需积极寻找内在思维模式改变的方法,构建合理的积极的思维模式,从而达到彻底自愈。

重塑心灵心理康复中心李宏夫老师分享了一个不吃药抑郁症能自愈的方法。李宏夫曾经也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李老师从他的自愈过程中总结了一套快速有效且不吃药抑郁症能自愈的心理调整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观息法,所谓“息”,是指一呼一吸。呼吸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呼吸也是情绪的镜子,它既可以掌控我们内心的喜怒哀乐,又如实映射出我们内在的情绪变化。呼吸看起来在平常不过的现象,却与我们的心理紧密相关。我们的信念变化与情绪的起伏无时无刻不穿梭在呼吸间,只要认真地去觉知,就会发现当下的呼吸品质就是当下的身心面貌。呼吸不是来自过去,更不是源于未来,它是活生生当下的每一个瞬间,“当下”完全是真实与安定的,借助观察呼吸,让我们迷茫漂泊的“心”回归当下,平静与光明自然回归于心灵的高地,进而瓦解造成我们痛苦的观念,冲破负面思想的纠缠。

所以,我们通过观察呼吸的方式来平衡内心的情绪,以持续专注的心如实去观察、觉知当下鼻孔处的呼吸进出,对于当下所经验到的任何感受、想法、念头都保持“觉知”、保持“平等心”,不去跟头脑中出现的任何想法、念头纠缠,当觉知到注意力跑掉了,就将注意力再拉回到呼吸上,就只是持续专注当下呼吸的进出。这样负面情绪就会被化解释放,自然内心就回归平静,这就是观息法,这就是可以不吃药抑郁症能自愈的最简单实用的方法

臆想是胡思乱想,有天马行空的意味,还会想一些非真实存在的事物,而抑郁症者也会有胡思乱想,但想的内容都是些悲观极端的事情,比如活不了怎么办?

按生本能心理学的理解,抑郁是个体遇到了较大的现实和心理困境走不出来表现出一系列的不良情绪、行为和生理反应。只有针对这个困境进行心理分析和指导,也就是心理疏导,才是正道。

坚持锻炼是锻炼身体,是生理方面的;吃药只能控制住不良的情绪综合反应;广泛社交的作用只是增加了人际交往,很多是无效社交,所以,这几种办法都不是针对困境来解决问题,所以,这样的认识是不客观的。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患有抑郁症的人,总以为就是生活的太好太舒服了,她们理解不了抑郁症的人想什么,也不会太在意,只能自己慢慢走出来,最可行的办法就是多出去走走看看,不要走的太近,去那些远的景点啊国家啊去游玩,让自己知道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在等着自己去发现

我不是门诊大夫,即便我是门诊大夫,我也对你不负责。所以,我不知道,我知道也不说。有病,找门诊大夫。他对你负责,不满意揍他,都知道他在哪。

目前医学上都认为大脑指挥着人的一切,根据我的医学理论是不正确的,人体真真的指挥系统是人体心脏,人体的心脏好像发动机的按扭,大脑只是发动机功率,抑郁症的患者应该病在心,病在肺。

如果你知道药 物的原理,其实你就会知道,本质上都是一直你的思维,就是给你一直向下走的负能量一个障碍,我把所有那些让你产生不好的东西都称为负能量。只能给你一个阻力,并不能提升你的能量状态,所以药物只能说是控制,医生可能说,这样做可以避免患者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这是他们存在的意义,你们认可吗?

樊继达接到了区财政局赵局长的电话,他说,你爱人这几天都很忙,正在做明年的全区财政计划,现在亏损很厉害,到处都找我们要钱。她的压力很大,我能看出来。樊继达问,需要我做什么?赵局长说,她每天都不怎么吃饭,我问她,她说胃口不好。樊继达说,那是她没有食欲。赵局长叹口气,说,现在我们做财政的很难,上边逼我们,下边闹我们,左右为难,四面楚歌,处处埋伏啊。樊继达说,她是处女座的,天性就是追求完美。赵局长说,我说她不听,只能靠你了。说完就放下电话。樊继达觉得对方没有挂断,他还举着听,听到赵局长对旁边的人说,瑞安神经了,只有她老公能治疗。

很多人吃药,吃着看,然后吃两年,不行终生服药,好无奈啊,那么多人都要终生服药,想想就已经够绝望的了。我见过好多这样的人,不过最终他们都彻底好了。

樊继达清洗着卫生间,他用酒精擦洗着洗澡间的玻璃。他知道瑞安喜欢闻酒精的味道,觉得这才是最纯正的气味儿。樊继达知道瑞安让他这么做,是想晚上和他做爱。他和瑞安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做了,每次都是瑞安烦躁地说,做这个有意思吗?累了半天,流了这么多臭汗为的什么呀?樊继达说,那是一种释放,也是夫妻两个人相爱的表现。瑞安说,那是为了你,我要不为了你的痛快,我才不受这份罪呢。樊继达清洗完了洗澡间的玻璃,回到卧室,特地换了一条绿色的床单。这种床单是瑞安喜欢的。樊继达知道抑郁症患者是喜欢绿色的,觉得回归了一种自然生活。记得有一次他和瑞安就是在绿色床单上做爱的,他告诉瑞安,我们就躺在草地上,我和你结婚后,去了九寨沟,现在你就躺在那儿的草地上。瑞安亲吻了他,这种现象很少,一般都是他主动亲吻瑞安。抑郁症患者很少主动做什么,就是没有了兴趣。瑞安从外边回来,一进家就去洗澡,一洗就是很长时间。樊继达曾经问过她,你怎么洗这么久?瑞安回答,我就是觉得自己身上没有洗干净,还有脏的地方。

他们是怎么好的呢?我想大家对这个问题比较关心。

樊继达在床上等着她,多少有些激动,很久没有和妻子做爱了。他有他的秘密,有他喜欢的女人,但这都不能流露出来半点儿。在医院,满世界都是抑郁症患者,他每天都是在听这些人哭诉,弄得自己很疲劳。回到家,再跟有同样症状的妻子在一起,他觉得自己可能也要被传染上。于是,他就找热烈、开朗的女人,找充满春天的世界,要不然他就崩溃了。他看见瑞安回到卧室,穿着浅蓝色的睡衣。这件睡衣是他在英国伦敦进修时买的,回来送给瑞安,瑞安当场就穿上了,喜形于色。瑞安进来,对躺在床上的樊继达说,我要烫脚。樊继达有些懊悔,因为是他让瑞安天天烫脚的,他告诉她天天烫烫脚,睡得会舒服些。瑞安什么都不听他的,唯独把他这句烫脚的嘱咐记住了。瑞安在烫脚,脚盆里的热水蒸气弥漫出来。樊继达知道她最近严重失眠,经常整夜睡不着。有时半夜会摇醒他,跟他说,我要睡觉,你是心理学权威。樊继达说,你要吃药。瑞安坚决反对,说,我不吃药,你要让我睡觉。樊继达摇头说,我做不到。樊继达后来询问赵局长,知道瑞安在清理各单位的死账和小金库,很费劲,总是遭人家白眼。干了半年,没有任何进展。赵局长对樊继达说,财政局干的不是人活儿,都觉得我们这里是肥缺,其实就是一个幌子。

他们也包括我自己,以前都是特别痛苦,难兄难弟,已经快不行了的时候找到了正确的方法,他们之中可能很多人都走过很多崎岖的路,学习过佛学,打坐,各种疗法,各种心理咨询,各种吃药,中药西药。但是问题的根源就不再这儿。

瑞安把脚从脚盆里拿出来,那双小脚被烫得通红,看着有些心疼。樊继达问,你最近睡眠怎么样?瑞安冷笑着,我天天晚上在你的身边,你不知道我怎么样?樊继达挥挥手,咱们别吵架,你心里不痛快我理解,但我也不是你的释放器。瑞安不说话了,指指脚盆,樊继达顺从地把洗脚水从卫生间倒净。回到卧室,见瑞安已经钻进被窝里,留着一小盏台灯。樊继达躺在她的旁边,忍耐不住,伸出一只脚到她的被窝里试探。瑞安说,你不要动我,我刚吃了两片安定。樊继达坐起来,说,不是说好要做爱吗?吃安定还怎么做!瑞安也恼火地掀开被子,脸色很吓人,吼着,谁说我要跟你做爱了!樊继达说,每次你告诉我回家清洗洗澡间的玻璃不就是要做爱吗?瑞安说,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我反悔了。樊继达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被一种什么东西牵引着,一点儿挣扎出来的力量也没有了。樊继达重新躺下,问,你不是说不吃药吗?瑞安把那盏台灯关上,看着外边的月光。起风了,风刮在玻璃上好像有人在敲击。屋里有些冷,樊继达开了电取暖器。瑞安在夜色里说,这次区委给了我一个警告处分,说我督促各单位解决死账和小金库不力,懒政。说我懒政,这不等于骂我吗?他们为什么不说说各单位懒政?偏拿我来说事!瑞安说着说着,猛丁儿嚎啕大哭,哭得昏天黑地。樊继达抑制着自己的情绪,这时候无论如何不能劝,要让瑞安彻底地宣泄出来。瑞安哭了好久,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全哭出来。樊继达知道瑞安的抑郁症越来越厉害了,如果不让她发泄出来,有可能就会“剑走偏锋”。

抑郁症的本质是能量状态,你现在之所以这么惨,就是因为你自己的负能量太大了,这些负能量都是你自己纠缠回来的,通过你自己主动的释放和被动的接收,所以抑郁症要彻底好,就需要从抑郁症的根源上掐断它,就是提升自己的能量状态,也就是提升自己的正能量。但是这个太容易,因为我自己就经历了这个阶段,负能量不断地拉扯你,不坚定信念就会被拉下水,这就是正能量和负能量角力的过程。就看是正能量强还是负能量强大了。

因为我们是通过和一个从抑郁症中走出来的老师通过做正能量的链接提升正能量的,这个能量链接是通过声音,通过正确的思想观念,思维模式,正确的三观,占住自己的思维,提升自己的能量状态,这个根源解决了,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现在他身经百战(这是一场内心没有硝烟的战争)足以帮助更多的人走出心理问题。

转天一早,瑞安上班走前,喝了一杯牛奶。樊继达跟她说,你多少得吃点儿。瑞安气哼哼地说,我现在什么也吃不了,我就想死。樊继达最近听到她讲“死”很多次了,每次都不会纠正她。他觉得瑞安说“死”就是一个情绪,抑郁症患者到了一定程度不说“死”了,但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去死。瑞安还没有走,樊继达接到女儿圭圭的电话,圭圭说今晚要回来住,跟姥姥姥爷住腻了,姥姥姥爷总是叨叨,烦死了。樊继达说,你回来住几天?圭圭说,那要看我的情绪了,我高兴了就不走了。樊继达说,你高兴了?你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圭圭喊着,我也知道痛苦,别以为只有你们大人有。你要是不让我回去住,我睡在马路上也挺好的。樊继达把手机递给瑞安,瑞安接过电话就说了一句,你不是愿意住在马路上吗,你要是不住就算你没能耐。说完就挂断电话,把手机扔给樊继达走了。

这也是我自己的深刻体会,现在的我,真的是太快乐了,每天都是元气满满,以前由于重度抑郁症,重度强迫症吗,早上就已经没有能量了,现在一天到晚上都是能量满满,简直是个正能量的小太阳,连我们宿舍以前最有能量的人现在都没有我有能量。和以前相比,我是换了一个人,彻彻底底,从头到脚,以前所以的错误观念现在都没有了,我现在足够坚定,足够自信,足够有朝气,我相信自己的人生一定会越来越好,我非常开心激动。我喜欢现在的自己。

樊继达走出家门,见雪被晨曦消融了,弄得满街道脏兮兮的。

心理疾病这样子就可以彻底解决,为什么要去在错误的道路上浪费时间,精力,生命,难道你就不想痛痛快快,开开心心的活一回吗?

他今天上午有门诊,每个礼拜安排他三次。每逢他的门诊,挂号的都排满了队,连走廊里都是。他一走进这个走廊就觉得心里堵,他知道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心理病人。其中,抑郁症患者最多,大多是自己不愿意来,被家人强扭着来的。他们一个个表现得都很镇静自若,不告诉他病情,但樊继达都能敏锐地观察到患者的严重程度。他开药都很多,可知道患者都不好好吃。他们不相信吃药能解决抑郁,都觉得他是在骗钱。有一个高中女生坐在他的面前,她爸爸妈妈不断地在跟樊继达说话,说女儿明年就高考了,现在心情每天都很抑郁,不能上课。女儿天天在家待着,不让他们说话,电视机也不能开,电话也不能接。樊继达对家长说,你们能不能先出去,让我和你们女儿单独谈谈?两个人不放心地走了,临走时不住地叮嘱女儿,你不让我们说话可以,但你得让医生说话。他说话,你就能上学了,你就不伤心了。女儿呆板着脸,始终沉默着。樊继达最讨厌病人家属的暗示,说他是神医,如何如何厉害,其实是给他施加压力。外面的病人不住地推门,有的病人甚至吵闹,跺着脚,喊着“樊主任看得太慢了,再不快点儿,我们就找院长反映了”。樊继达知道这是一部分焦躁病人在示威,找院长甚至报警都是经常发生的。其中一次,一个焦躁病人掐住了他的脖子,险些使他窒息。樊继达很无奈,如果一两个这种病人还好,要是一群人都这么等着,那种情绪就会蔓延和交织。樊继达走过去关上门,对高中女生说,你要不说话,我就不能看你的病,你就得永远病下去,而且越来越严重。说完,樊继达紧盯着她,这是一种更为强烈的心理暗示。高中生麻木的脸终于有了点儿表情,说,老师说我的智商有问题,考大学没什么希望。樊继达微笑地问,你相信他的话吗?高中生说,开始不相信,后来别的同学也这么说,我相信了。樊继达递给她一个心理测试表,说,你填一下,如实地写。高中生顺从地填写着,但写每一笔都很犹豫。填完表,战战兢兢地双手递给樊继达。樊继达看完,说,你的智商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还很高。凭借你的努力,你能考上你喜欢的大学。高中生愕然地望着樊继达,问,您说的是真的?樊继达说,不是我说的,是这张测试表说的。然后,樊继达跟高中生讲了一遍这个表的测试结果,讲得很慢,很生动。高中生的表情敞亮了许多,但还是显得不自信。樊继达说,你不要再看病了,你没有任何智商问题,你就按部就班地学习,一定有好结果。高中生站起来,深深地朝樊继达鞠了一躬,然后走了。樊继达看着她微微抖动的背影,觉得真可怕,老师怎么能这么随意地讲这种话呢?要知道,一个暗示就可能毁掉一个人。

希望所有人都能健康快乐幸福!

中午,樊继达约了婉婉吃饭。

我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我是因为失恋。导致我的整个精神世界崩溃。六个月了,我没有好好睡过觉,厌世厌食。一开始,我努力想挽回,一切都是白费的。可是就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明知道这样会是自取其辱。可就一根筋。抑郁根本没办法药物治疗好,我吃了很多药。一次五个安眠药都无法入眠。药物没办法把记忆删除,就好像喝酒一样,醒来愁更愁……很多人说运动,那是他没有经历过。一个抑郁症患者。有时候连上厕所都没有力气,你说运动可能吗?我个人看法,要想治疗好,除了工作,还有就是找人聊天。找异性朋友最好。狠心删除对方所有的一切聊天工具。是很残忍,但是只有这样时间才会起到作用,要不然一切都是白费。实在熬不下去喝酒哭一次。然后再继续熬,我现在就这样……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是没有其他办法可行了!最后,祝福世间所有真爱,都被温柔相待。

在安定医院的斜对面,有一个浙江菜馆,叫西子湖畔。樊继达到这家菜馆的时候,看见婉婉正在点菜。婉婉点了一盘香糟小黄鱼,一盘杏仁豆腐,一盘清蒸鳜鱼。婉婉问他,吃不吃你喜欢的小馄饨?樊继达点点头。婉婉给他要了一碗,自己要了一碗清汤鱼圆。外面的车很多,婉婉说,这都是你们安定医院造成的。樊继达笑了笑,握了握婉婉的小手,很温暖,也很圆润,好像没有骨头,就如同攥着一团轻柔的棉纱。婉婉在市歌舞团弹古筝,比樊继达小个十几岁,长得很清灵,像是水洗过的一个女人。婉婉是杭州附近径山人,她说那儿是茶祖陆羽的故乡。樊继达跟婉婉认识,源于婉婉的男朋友,他得了抑郁症,是他给看好的。没想到男朋友痊愈以后,突然一夜消失。后来,婉婉告诉樊继达,男朋友去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他的父母都在那儿做买卖。两个人就这么认识,然后有了交往,有了骨刺般的情感接触。樊继达跟婉婉交往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做爱。他坚持着这个原则,尽管婉婉不乐意,但也没有因为这个就分手。他曾经多少次催促婉婉找对象,不能这么单着。婉婉总是瞥着他,说,这个不用你操心,我婉婉还是能嫁得出去的。

我父亲去世的时候,又碰到单位领导欺负我,前夫吸毒嫖娼,我一下得了严重抑郁,一门心思不想活了。死了又怕母亲没人管,自己跑到医院找朋友介绍大夫,大概三个多月没上班,一方面正规医院吃药看心理医生,一方面深入市井生活,菜市场,小区花坛,广场舞组织,我的经验是,要摆脱抑郁,必须要接地气,家长里短,八卦新闻,我还是一个十字绣店的长住,不为别的,人多热闹,听听别人家的鸡毛蒜皮,自己也就慢慢想开了,生活就是鸡毛和苟且,问题连着问题,都解决完了,人生也就差不多了。后来回到工作中,申请调动,起诉离婚,半年基本都办好了。现在过的很好,没有质量的婚姻不如没有,拿我的钱去养小姐,渣男还说和我有感情不想离婚,开始法院判调解,后来抓住他和小姐吸毒,才算判离了

两个人慢慢吃着,樊继达把手机关了,明天的门诊又是自己的,一定会有很多人找他预约。没有阳光,街道两旁的树还没有完全被冬天削光,剩下一些残枝败叶。樊继达说了说昨晚跟瑞安的争斗,发现婉婉并没看他,而是看着窗外一对在一个拐弯处接吻的情侣。樊继达说,你不愿意听我讲我老婆的事,觉得我心里惦念着她,什么都替她着想。婉婉转过脸,眯缝着眼睛,说,你见了我总是说她的抑郁,你真是不会聊天。樊继达说,我不跟你说她,我还能跟谁说?婉婉笑了笑,说,那你就说,你权当我是一个木头人。什么她痛苦,她抑郁,她这个,她那个,她不和你做爱了!那你找我呀,我跟你做爱做多久都行。樊继达不说话了,婉婉正色说,我也是女人,我跟你两年多了,你说你给我什么了?我没有委屈吗?男朋友抛弃我去了巴塞罗那,还不断地给我发他在巴塞罗那和他女人的照片,你说我能不愤怒吗?我最气愤的是他离开我之前什么也没有说,还和我做爱,跟我海誓山盟。现在我最不信任和最讨厌的就是发誓,都是假的。樊继达说,我对你的心苍天可鉴。你的委屈,你内心的苦,我想我能理解,我想我不会让你这样委屈太久。婉婉说,你是要离婚吗?樊继达觉得掉进了婉婉挖好的一个坑,很深。他稳定了情绪,现在不能,我不能扔下抑郁的老婆,那就等于杀了她。你要知道委屈你,实际就等于委屈我自己。我的用心良苦,我不想让我们以后的幸福日子有阴影,等我们真正走到一起的时候,我不想有任何负担。婉婉的脚在桌子底下缠住了他,问,那什么时候能真正走到一起?樊继达说,给我时间,你再等等我,等等我!婉婉站起来,走到樊继达旁边的位子,坐下来,说,你让我怎么等?等你老婆死吗?樊继达怔住了,他和婉婉的对话从来都没有这么剑拔弩张过,婉婉从来没把话说得这么赤裸裸。

看了几个答案,本来不想回答你。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GreatWall》二〇一五年第1期|唐肃帝邦:激情医务卫生人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学人小传:顾随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