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界追思著名诗人、文学翻译家绿原
分类:文学


  已故现当代著名老诗人兼资深翻译家绿原先生的译文集,最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绿原先生是一位在20世纪40年代就崭露头角的自由诗诗人,也是获得斯特鲁加国际诗歌节金环奖的首位中国人。同时,他又是一位终生勤奋、一直前行的资深翻译家,他关于德国古典美学、德语现代诗歌,尤其是《浮士德》的翻译为人熟知。这套十卷本译文集是绿原先生毕生翻译活动的主要成果,其中,前四卷为诗歌,中间三卷为散文和戏剧,后三卷系文学理论,翻译语种包括英文、俄文与德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绿原先生离世后,家人发现他若干未发表的翻译手稿,限于人力,只整理出较少的部分,也增录其中。

时间过得真快啊,绿原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而我对绿原先生作品的阅读与追踪断断续续也有三十多年了。

著名诗人和文学翻译家绿原同志追思会11月2日在京举行。孙玉石、叶廷芳等与会者表示,绿原对政治抒情诗的创造成果和他这方面的艺术探索及思考经验,已成为中国现代诗歌史上一份珍贵的遗产;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诗歌创作,意境更恢弘,思想更开阔,融入诗人自己的生存体验,达到了更高的哲 理境界。绿原把创作与翻译互通互融,合而为一:名著翻译使他的创作如虎添翼;善于创作又使他的翻译倍加生辉。

  绿原因父亲早逝,长兄精通英文并对他的学习要求甚严,因而在武昌教会三一堂小学时,英文成绩优等。早在高中时,他就曾尝试英译鲁迅先生的《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大学期间专修英文与法文,译过英国王尔德的《狱中记》《俄国近代诗歌概论》及英文版小说;上世纪50年代初掌握了俄文,50年代中期及60年代初在一个特殊的环境里又自修了德语。社会生活的历练,使绿原最终懂得,文化工作者应该自觉肩负起人类文化的传承之责,因而数十年来,他以翻译和出版为路径,为将世界文学中的真善美介绍到中国而尽心竭力。

绿原先生曾说过他阅读鲁迅时的感受:鲁迅是这样一位作家,你读了一篇就不愁不去读他的一本,读了一本就不愁不去读他的全集。而我读绿原先生作品也有近似感受,读了他的一首诗就想去读他的一本,读了他的诗歌就想去读他的散文及译文。

绿原同志上世纪40年代开始倾力于诗歌创作及文学翻译,出版了《人之诗》、《绿原自选诗》等诗集和《浮士德》等译著。他的诗作富于想象力,饱含哲理,风格独特,在海内外读者中具有广泛影响。9月29日,老诗人走完了他87岁的人生。

  这里介绍一下各卷内容,或许可以从中感受到一位经历了20世纪并跨入21世纪的文化老人、一位译者终其一生在人类文化长河中徜徉的浩瀚心灵历程。

阅读时间长了,自然就有了一点自己的见解,并想与人分享。那还是1992年的事了,我的朋友诗人何蔚在武汉东西湖区图书馆编一份名字叫《作家与读者》的小报,约我写一篇文章。我遵嘱写了一篇分析绿原先生诗歌的短文《痛苦出诗人》。文章登了出来,尽管只是一份内部小报,我还是非常高兴的。何蔚告诉我,那期报纸已寄给了绿原先生。至于先生能否收到,我是否能向先生直接求教,这样奢侈的事,当时我根本没有想过。

  第一卷《心灵之歌》编入歌德、海涅、易卜生等几位世界著名诗人、作家的诗篇中译,其中以世界文化巨匠歌德诗作分量为最。

没想到的是,此生真和绿原先生有缘分。1998年夏,我到广州旅游,住在一位朋友家里。一天闲来无事到书店闲逛,突然看见架上有新出版的《绿原自选诗》,立马买了一本。《绿原自选诗》厚厚的一本,收录了先生从20世纪40年代至80年代的诗歌代表作,后面还附有《绿原著译年表》和《有关绿原诗歌创作的评论选辑》。我当然是迫不及待地翻阅,没想到的是,《有关绿原诗歌创作的评论选辑》中竟然收有我的那篇短文。后来我想,假如那天我没有到书店或到了书店以后没有认真浏览,那就没有以后发生的事了。一次纯粹的偶然让我和先生有了交集。

  第二卷《房屋张开了眼睛》编入英语及德语国家现代诗选。英语诗选涵盖了34位诗人(其中包含美国黑人青年女诗人、加拿大现代女诗人、芬兰当代女诗人等)共七十多首现代诗,而德语诗选包含109位诗人的两百多首现代诗。

回到武汉,我设法打听到先生的电话号码,与他联系上了。我请先生送我一本签名的自选集。电话里,先生乡音未改,马上答应了,并说在收入我那篇短文时,曾托人找过我,但找不到。当然找不到,因我不是文学圈的人,只是一名普通读者,时间也过去好久了,而那份小报只是区图书馆的内刊。但先生对一位普通读者平易近人的态度,让我既意外又感动。几天以后,我收到了赠书。我写了一封信,表示了感谢并谈了一点对先生诗歌的阅读感受。更没有想到的是,1999年1月初,我收到了先生的一封信,信中说《诗探索》杂志要出一期“绿原研究”专栏,诗评家吴思敬教授请他推荐一位撰稿人,他决定让我来写。我感到非常意外,平时聊一聊诗歌和自己喜欢的诗人,与正儿八经地写评论文章,毕竟是两回事,何况先生是享有国际声誉的诗人,让一个普通读者来写评论,真是太不相称了。我说出了我的顾虑,先生回信说,他就想知道一下普通读者对他的印象,并鼓励我“你完全照自己的想法来写才好”。

  第三卷《致后代》包括四个小辑:反法西斯诗篇、哲理诗、爱情诗及儿童诗。在反法西斯诗篇中,依据译者手稿,收入了译者1953年从俄文书刊翻译的保加利亚杰出诗人瓦普察洛夫的诗作。在哲理诗中可读到英国诗人瓦尔特·萨维奇·兰多尔的《行年七十五》:

无知者无畏,我竟然接下了这个活。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又比较系统地阅读了绿原先生各个时期的诗歌作品,对他生平与创作的了解比以往深入了不少。在文章写作的过程中,先生除了表示初稿及定稿对他太拔高了与表达有一些模糊之处外,基本没有其他意见。磕磕绊绊,我终于完成了论文《读绿原》并发表了。好久之后,我才体味到先生的仁厚,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的斤两呢?他并没有以专家学者的水准来要求我,他是在鼓励我,他知道一个读者的成长也是不能一蹴而就的。

  我不与人争,胜负俱不值;

我试图在文章中把他的经历与创作结合起来分析,我曾冒昧地问他,经历了那么多人生苦难,他是怎么挺过来活下来的?先生只以一句“都过去了”来回答。在研读先生作品的过程中,我特别好奇的就是这一点。其实,解开这个谜的途径,也可能不太难,就是从他一系列的诗歌与散文作品中去“解密”。我认为,从他交响乐般的长诗《高速夜行车》和晚年的《绝顶之旅》及散文《我们向歌德学习什么》等诸多篇什中,可以得到若干答案。2002年12月,在一封给我的短函里,先生写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需要我们时刻沉着、忍耐、坚定,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对待不顺利的客观环境,从中找出不会没有的有利因素加以利用,稳步走向我们的目标。”我一下子受到了鼓舞,是的,“从中找出不会没有的有利因素加以利用”,这不就是先生的经验之谈吗?在被单身监禁的漫长七年里,先生竟然从中找出了“不会没有的有利因素加以利用”,自学并掌握了德语。多么苦涩又多么可靠,这用血写出的人生经验!

  我爱大自然,艺术在其次。

一位杰出的诗人,一生都在与苦难与变故不断紧张地搏斗,没有被苦难的漩涡吞没,反而坚强地活了下来,并以惊人的意志、毅力和勤奋,为他热爱的人间奉献了丰富的精神财富,能够做到这些,其中的原因当然很多也很复杂。但我想起码有一点,是我们应当特别加以注意的,那就是先生所推崇并实践了的歌德所谓“断念”这一修养手段。在《我们向歌德学习什么》一文中,先生其实已回答了我先前的疑问,他说: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学术界追思著名诗人、文学翻译家绿原

上一篇:曹征路:“纯教育学”是在打着去政治的品牌参加新的“政治” 下一篇:尚无不及本人的相恋的人:补说“无友比不上己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