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啸西风人物之李文秀 ,李文秀 简介
分类:文学

李文秀

李文秀,金庸短篇武侠小说《白马啸西风》中的女主角 。吕梁三杰为了抢夺一幅埋藏宝物的高昌迷宫图,带人与其父母交手,父母战死在大漠,李文秀跑入哈萨克居住区生活,在那里不仅学会了武功,也对哈萨克男子苏普产生了感情,但苏普并不喜欢她,李文秀把仇人带入迷宫那里,杀死了仇人,但杀死了仇人后,她又能去哪里呢,只能一个人牵着白马去往江南。

李文秀是金庸小说《白马啸西风》中的女主角,父亲为白马李三,有一匹上等的白马。

图片 1清朝人物

清朝人物

生平

吕梁三杰(霍元龙、史仲俊、陈达海)为抢夺一副高昌迷宫图,追杀白马李三和其妻子上官虹,李三夫妇逃至回疆仍无法摆脱强敌只能力战到底杀死史仲俊,最终双双战死。白马带着只有七岁的李文秀逃进沙漠,后来到哈萨克人居住的地方,被当地一名汉人计老丈收养。

小文秀与哈萨克第一勇士苏鲁克的儿子苏普成为了好朋友,但苏鲁克痛恨汉人,不让他们交往。李文秀长大之后,发现苏普已与当地姑娘阿曼相好,甚为伤心。后来李文秀碰上仇人霍元龙一行,为报父母之仇,她将它们引入大沙漠。巧合之下,李文秀遇上隐居于此的江南高手华辉,华辉收其为徒,经过两年的学艺,李文秀的武功渐有所成。

苏普与阿曼碰上陈达海,苏普被打伤,阿曼被捉。李文秀假扮男装,救出了阿曼。众人追击陈达海一路来到迷宫,解开了高昌迷宫图的秘密。在一系列的冲突中,华辉和计老丈接连死去,而苏普也爱上了阿曼,回疆之于李文秀再无可恋之处,她带上那匹老去的白马向着江南远去……

登场作品:《白马啸西风》

中文名:李文秀

语录

图片 2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打碎了,不见了……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地爱上了别人,有什么法子?……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图片 3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

主要成就:救出苏普和其爱人,改善民族关系

其他名称:阿秀、秀儿

1人物经历

吕梁三杰霍元龙、史仲俊、陈达海为抢夺一幅埋藏宝物的高昌迷宫图,带人与师妹上官虹及其夫白马李三交手。由于寡不敌众,李三夫妇一直跑到回疆,仍没摆脱追踪,夫妻顽强抗战,手刃数名强敌,杀死史仲俊,双双战死。白马带着他们七岁的女儿李文秀跑入沙漠,遇见大风沙,吹至哈萨克人的居住区,被这里唯一的汉人叶老丈收养。霍元龙和陈达海找不到李文秀,对村中老弱病残妇的哈萨克人进行屠杀掠夺,引起哈萨克人的仇恨。李文秀自此后与叶老丈一同生活,并与哈萨克第一勇士苏鲁克的儿子苏普结为好友。

一次他们一同玩时遇见一头大狼,被二人合力杀死。苏鲁克因不在家时妻子被霍元龙等所害,从而仇恨所有的汉人,阻止苏普与李文秀来往;李文秀见苏普挨父亲的毒打,把他送给自己的狼皮送到哈萨克美丽的少女阿曼的门口,再也不见苏普。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文秀变成了大姑娘,她偷偷观看苏普与人比武摔跤,却发现了阿曼对苏普的爱情,伤心而走,被一直在回疆寻找她的霍元龙手下之人发现。李文秀想起父母的仇恨,欲将他们带入戈壁之中,同归于尽,却巧遇隐藏在此的一指震江南华辉,在他的指导下,用毒针杀死围追的敌人,并帮助华辉挖出背上的毒针,拜他为师。两年时间,李文秀不时去华辉处学艺,已成为武林高手。这日苏普与阿曼为避冰雪来到叶老丈家中,碰巧陈达海也来这里。一个询问儿时的伙伴,一个追查当年的汉族小姑娘,动起手来,苏普被陈达海所伤,李文秀此时女扮男装,打败陈达海,救出阿曼,还给苏普。众人为追逃走的陈达海,来到迷宫,遇见躲在这里的华辉。他原是哈萨克人,本叫瓦耳拉齐,因在追求阿曼母亲时败给她的父亲,从而逃往中原,学得一身武功,并教了个汉人徒弟马家骏——也就是一直假扮叶老丈的人。华辉为了报复哈萨克人,曾让马家俊在井水中下毒,马家骏不忍心,先下手刺伤他,自此他就在此保护迷宫。如今师徒二人一场激战,双双伤重丧命。所谓迷宫之中的宝物,都是中原到处可见的纸、笔、围棋、七弦琴等等。

李文秀为关怀、照料自己的两位亲人的死而伤心,更为自己所爱的苏普爱别人而伤心,她只有骑着白马,回到中原,今后的路,还不知道向何方。

李文秀人物经历

登场作品:《白马啸西风》

2外貌描写

李文秀容貌美丽,在原著中略有描写:

1.计老人见她玉雪可爱,不禁大起怜惜之心,问她何以到这大漠来,她父母是谁。李文秀说父亲叫作“白马李三”,妈妈却就是妈妈。

2.“这是草原上一个最美丽、最会唱歌的少女死了之后变的。她的情郎不爱她了,她伤心死的。”李文秀迷惘地道:“她最美丽,又最会唱歌,为什么不爱她了?”计老人出了一会神,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世界上有许多事,你小孩子是不懂的。”这时候,远处草原上的天铃鸟又唱起歌来了。(从这看得出李文秀其实是很美很美的)

3.陈达海大怒,一直见这哈萨克少年瘦弱白皙,有如女子。

4.他一面说右手慢慢的提起拇指和食指之间握著两枚毒针心道:「这两枚毒针在你身上轻轻一刺你就永远在迷宫里陪著我也不会离开我了。」轻声道:「阿秀你又美丽又温柔真是个好女孩你永远在我身边陪著。我一生**孤单得很谁也不来理我……阿秀你真乖真是个好孩子……」两枚毒针慢慢向李文秀移近黑暗之中她甚麽也看不见

5.五乘马驰近身来团团将李文秀围在垓心。五个强人见到了这般年轻貌美的姑娘谁也没想到去追那老头儿。

五个强盗纷纷跳下马来脸上都是狞笑。李文秀心中怦怦乱跳暗想那老伯伯虽说这毒针能致人死命但这样小小一枚针儿如何挡得住眼前这五个凶横可怖的大汉便算真能刺的死一人却尚有四个。还是一针刺死了自己吧也免得遭强人的凌辱。只听得一人叫道:「好漂亮的妞儿!」便有两人向她扑了过来。

左一个汉子砰的一拳将另一个汉子打翻在地厉声道:「你跟我争麽?」跟著便抱住了李文秀的腰。李文秀慌乱之中将针在他右臂一刺大叫:「恶强盗放开我。」那大汉呆呆的瞪著她突然不动。摔在地下的汉子伸出双手抱住李文秀的小腿使劲一拖将她拉倒在地。李文秀左手撑拒右手向前一伸一针刺入他的胸膛。那大汉正在哈哈大笑忽然间笑声中绝张大了口也是身形僵住一动也不动了。

6.那老人眼见李文秀容貌娇美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一怔之下冷冷的道:「我没名字也不知道这里是什麽地方。」

7.当然她还不懂歌里的意义为什麽一个男人会对一个女郎这麽颠倒?为什麽一个女郎要对一个男人这麽倾心?为什麽**的脚步声使心房剧烈地跳动?为什麽窈窕的身子叫人整晚睡不著?只是她清脆地动听地唱了出来。听到的人都说:「这小女孩的歌儿唱得真好那不像草原上的一只天铃鸟麽?」到了寒冷的冬天天铃鸟飞到南方温暖的地方去了但在草地上李文秀的歌儿仍旧响著:「啊亲爱的牧羊少年请问你多大年纪?你半夜里在沙漠独行我和你作伴愿不愿意?」歌声在这里顿了一顿听到的人心中都在说:「听著这样美丽的歌儿谁不愿意要你作伴呢?」跟著歌声又响了起来:「啊亲爱的你别生气谁好谁坏一时难知。

要戈壁沙漠便为花园只须一对好人聚在一起。」听到歌声的人心底里都开了一朵花便是最冷酷最荒芜的心底也升起了温暖:「倘若是一对好人聚在一起戈壁沙漠自然成了花园谁又会来生你的气啊?」老年人年轻了二十岁年轻人心中洋溢欢乐。但唱著情歌的李文秀却不懂得歌中的意思。

吕梁三杰霍元龙、史仲俊、陈达海为抢夺一幅埋藏宝物的高昌迷宫图,带人与师妹上官虹及其夫白马李三交手。由于寡不敌众,李三夫妇一直跑到回疆,仍没摆脱追踪,夫妻顽强抗战,手刃数名强敌,杀死史仲俊,双双战死。白马带着他们七岁的女儿李文秀跑入沙漠,遇见大风沙,吹至哈萨克人的居住区,被这里唯一的汉人计老丈收养。霍元龙和陈达海找不到李文秀,对村中老弱病残妇的哈萨克人进行屠杀掠夺,引起哈萨克人的仇恨。李文秀自此后与计老丈一同生活,并与哈萨克第一勇士苏鲁克的儿子苏普结为好友。

性别:女

3人物武功

突然间心念一动,说道:“李姑娘,我来教你一路武功,你出去将这两个毛贼收拾了。”李文秀道:“要多久才能学会?没这么快吧。”华辉沉吟道:“若是教你独指点穴、刀法拳法,只少也得半年才能奏功,眼前非速成不可,那只有练见功极快的的旁门兵刃,必须一两招间便能取胜。只是这山洞之中,那里去找什么偏门的兵器?”一抬头间,突然喜道:“有了,去把那边的葫芦摘两个下来,要连着长藤,咱们来练流星锤。”

李文秀见山洞透光入来之处,悬着十来个枯萎已久的葫芦,不知是那一年生在那里的,于是用刀连藤割了两个下来。华辉道:“很好!你用刀在葫芦上挖一个孔,灌沙进去,再用葫芦藤塞住了小孔。”李文秀依言而为。两个葫芦中灌满了沙,每个都有七八斤重,果然是一对流星锤模样。华辉接在手中,说道:“我先教你一招‘星月争辉’。”当下提起一对葫芦流星锤,慢慢的练了一个姿势。

这一招“星月争辉”左锤打敌胸腹之交的“商曲穴”,右锤先纵后收,弯过来打敌人背心的“灵台穴”,虽只一招,但其中包含著手劲眼力、荡锤认穴的各种法门,又要提防敌人左右闪避,借势反击,因此李文秀足足举了一个多时辰,方始出锤无误。

她抹了抹额头汗水,歉然道:“我真笨,学了这么久!”华辉道:“你一点也不笨,可说是聪明得很。你别觑这一招‘星月争辉’,虽是偏门功夫,但变化奇幻,大有威力,寻常人学它十天八天,也未有你这般成就呢。以之对付武林好手,单是一招自不中用,但要打倒两个毛贼,却已绰绰有余!你休息一会,便出去宰了他们吧。”

陈达海一剑正要砍到苏鲁克头上,蓦听得呼的一声响,一物掷向自己面前,来势奇急,慌乱中顾不得伤人,疾向左跃,乒乓一声响亮,那物撞在墙上,登时粉碎,却原来是一只茶碗,一定神,才看清楚用茶碗掷他的却是李文秀。那知李文秀身形一幌,轻轻悄悄的避过了,抢到陈达海左首,左肘后挺,撞向他的腰间。陈达海叫道:“好!”长剑圈转,削向她手臂。李文秀飞起右足,踢他手腕,这一招“叶底飞燕”是华辉的绝招之一,李文秀苦练了七八天方才练成,轻巧迅捷,甚是了得。陈达海急忙缩手,已然不及,手腕一痛,已被踢中,总算对方脚力不甚强劲,陈达海长剑这才没有脱手。他大声怒吼,跃后一步。计老人“咦”的一声,惊奇之极。

陈达海抚了抚手腕,挺剑又上,和李文秀斗在一起。这时他心中已然毫不敢小觑了这个瘦弱少年,眼见他出手投足,功夫著实了得,当下施展“青蟒剑法”,招招狠毒,要奋力将这少年刺死。李文秀得师父华辉传授,身手灵敏,招式精奇,只是从未与人拆招相斗,临阵全无经验,初时全凭著一股仇恨之意,要杀此恶盗为父母报仇,斗到后来,对敌人的剑法已渐渐摸到了门路,心神慢慢宁定。计老人这茅屋本甚狭窄,厅中又生了火堆,陈李二人在火堆旁纵跃相搏,剑锋拳掌相去往往间不逾寸,似乎陈达海每一剑都能制李文秀的死命,可是她总是或反打、或闪避,一一拆解开去。苏鲁克等只看得张大了嘴。计老人却越看越是害怕,全身不住的簌簌发抖。

两人斗到酣处,陈达海一剑“灵舌吐信”,剑尖点向李文秀的咽喉。李文秀一低头,从剑底下扑了上去,左臂一格敌人的右臂,将他长剑掠向外门,双手已抓住陈达海腰间的两柄金银小剑,一拔一送,噗的一声响,同时插入了他左右肩窝。

陈达海“啊”的一声惨呼,长剑脱手,踉踉跄跄的接连倒退,背靠墙壁,只是喘气。这两柄小剑插入肩窝,直没至柄,剑尖从背心穿了出来,他筋脉已断,双臂更无半分力气,想伸右手去拔左肩的剑,右臂却那里抬得起来?

一次他们一同玩时遇见一头大狼,被二人合力杀死。苏鲁克因不在家时妻子被霍元龙等所害,从而仇恨所有的汉人,阻止苏普与李文秀来往;李文秀见苏普挨父亲的毒打,把他送给自己的狼皮送到哈萨克美丽的少女阿曼的门口,再也不见苏普。

民族:汉

4影视形象

1982年,电视,台湾华视,姜大卫饰马家骏,关聪饰王政。

1979年,电视,香港亚洲电视,杨盼盼饰李文秀。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文秀变成了大姑娘,她偷偷观看苏普与人比武摔跤,却发现了阿曼对苏普的爱情,伤心而走,被一直在回疆寻找她的霍元龙手下之人发现。李文秀想起父母的仇恨,欲将他们带入戈壁之中,同归于尽,却巧遇隐藏在此的一指震江南华辉,在他的指导下,用毒针杀死围追的敌人,并帮助华辉挖出背上的毒针,拜他为师。两年时间,李文秀不时去华辉处学艺,已成为武林高手。这日苏普与阿曼为避冰雪来到计老丈家中,碰巧陈达海也来这里。一个询问儿时的伙伴,一个追查当年的汉族小姑娘,动起手来,苏普被陈达海所伤,李文秀此时女扮男装,打败陈达海,救出阿曼,还给苏普。众人为追逃走的陈达海,来到迷宫,遇见躲在这里的华

身份:牧民、女侠

书中描述

小女孩李文秀伏在白马背上,心力交疲,早已昏昏睡去。

昨夜一晚大风沙,李文秀昏晕在马背之上,人事不省,白马闻到水草气息,冲风冒沙,奔到了这绿草原上。计老人见到小女孩是汉人装束,忙把她救了下来。半夜中李文秀醒转,不见了父母,啼哭不止。计老人见她玉雪可爱,不禁大起怜惜之心,问她何以到这大漠来,她父母是谁。李文秀说父亲叫作“白马李三”,妈妈却就是妈妈,只听到追赶他们的恶人远远叫她“三娘子”,至于到回疆来干什么,她却说不上来了。

他给李文秀饱饱的喝了一大碗乳酪,让她睡了。老人心中,却翻来覆去的想起了十年来的往事,思潮起伏,再也睡不着了。

李文秀这一觉睡到次日辰时才醒,一起身,便求计爷爷带她去寻爸爸妈妈。就在此时,两头蛇丁同鬼鬼祟祟的过来,在窗外探头探脑,这一切全看在计老人的眼中。

李文秀手中的茶碗一摔下,计老人应声走了过来。李文秀奔过去扑在他的怀里,叫道:“爷爷,他……他就是追我的恶人。”计老人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不怕,不怕。他不是恶人。”李文秀道:“是的,是的。他们几十个人追我们,打我爸爸妈妈。”计老人心想:“白马李三跟我无亲无故,不知结下了什么仇家,我可不必卷入这是非圈子。”

李文秀大叫一声:“啊哟!”她跟父母学过两年武功,眼见计老人中刀,纵身而上,两个小拳头便往丁同背心腰眼里打去。便在此时,计老人左手一个肘捶,捶中了丁同的心口,这一捶力道极猛,丁同低哼一声,身子软软垂下,委顿在地,口中喷血,便没气了。

李文秀颤声道:“爷爷,你……你背上的刀子……”计老人见她泪光莹然,心想:“这女孩子心地倒好。”李文秀又道:“爷爷,你的伤……我给你把刀子拔下来吧?”说着伸手去握刀柄。计老人脸色一沉,怒道:“你别管我。”扶着桌子,身子晃了几晃,颤巍巍走向内室,啪的一声,关上了板门。李文秀见他突然大怒,很是害怕,又见丁同在地下蜷缩成一团,只怕他起来加害自己,越想越怕,只想飞奔出外,但想起计老人身受重伤,无人服侍,又不忍置之不理。

她想了一想,走到室门外,轻轻拍了几下,听得室中没半点声音,叫道:“爷爷,爷爷,你痛吗?”只听得计老人粗声道:“走开,走开!别来吵我!”这声音和他原来慈和的说话大不相同,李文秀吓得不敢再说,怔怔的坐在地下,抱着头呜呜咽咽的哭起来。忽然呀的一声,室门打开,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她头发,低声道:“别哭,别哭,爷爷的伤不碍事。”

李文秀抬起头来,见计老人脸带微笑,心中一喜,登时破涕为笑。计老人笑道:“又哭又笑,不害羞么?”李文秀把头藏在他怀里。从这老人身上,她又找到了一些父母的亲情温暖。

计老人皱起眉头,打量丁同的尸身,心想:“他跟我无冤无仇,为什么忽下毒手?”李文秀关心地问:“爷爷,你背上的伤好些了么?”这时计老人已换过了一件长袍,也不知他伤得如何。

哪知他听到李文秀重提此事,似乎适才给刺了这一刀实是奇耻大辱,脸上又现恼怒,粗声道:“你罗唆什么?”只听得屋外那白马嘘溜溜一声长嘶,微一沉吟,到柴房中提了一桶黄色染料出来。那是牧羊人在牲口身上涂染记号所用,使得各家的牛羊不致混杂,虽经风霜,亦不脱落。他牵过白马,用刷子自头至尾都刷上了黄色,又到哈萨克人的帐篷之中,讨了一套哈萨克男孩的旧衣服来,叫李文秀换上了。李文秀很是聪明,说道:“爷爷,你要那些恶人认不出我来,是不是?”

计老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爷爷老了。唉,刚才竟给他刺了一刀。”这一次他自己提起,李文秀却不敢接口了。

他这一番功夫果然没白做,就在当天晚上,霍元龙和陈达海所率领的豪客,冲进了这片绿洲之中,大肆掳掠。这一带素来没有盗匪,哈萨克人虽然勇武善战,但事先绝无防备,族中精壮男子又刚好大举在北边猎杀为害牛羊的狼群,在帐篷中留守的都是老弱妇孺,竟给这批来自中原的豪客攻了个措手不及。七名哈萨克男子被杀,五个妇女被掳了去。这群豪客也曾闯进计老人的屋里,但谁也没对一个老人、一个哈萨克孩子起疑。李文秀满脸泥污,躲在屋角落中,谁也没留意到她眼中闪耀着的仇恨光芒。她却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的佩剑悬在霍元龙的腰间,母亲的金银小剑插在陈达海的腰带之中。这是她父母决不离身的兵刃,她年纪虽小,却也猜到父母定是遭到了不幸。

李文秀扑在父母的尸身上哀哀痛哭。一个哈萨克人提起皮靴,重重踢了她一脚,粗声骂道:“真主降罚的强盗汉人!”

计老人抱了李文秀回家,不去跟这个哈萨克人争闹。李文秀小小的心灵之中,只是想:“为什么恶人这么多?谁都来欺侮我?”

半夜里,李文秀又从睡梦中哭醒了,一睁开眼,只见床沿上坐着一个人。她惊呼一声,坐了起来,却见计老人凝望着她,目光中爱怜横溢,伸手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发,说道:“别怕,别怕,是爷爷。”李文秀泪水如珍珠断线般流了下来,伏在计老人的怀里,把他的衣襟全哭湿了。计老人道:“孩子,你没了爹娘,就当我是你的亲爷爷,跟我住在一起。爷爷会好好的照料你。”

李文秀哭着点头,想起了那些杀害爸爸妈妈的恶人,又想起了踢了她一脚的那个凶恶的哈萨克汉子。这一脚踢得好重,使她腰里肿起了一大块,她不禁又问:“为什么谁都来欺侮我?我又没做坏事?”

计老人叹口气,说道:“这世界上给人欺侮的,总是那些没做坏事的人。”他从瓦壶里倒了一碗热奶酪,瞧着她喝下了,又替她拢好被窝,说道:“秀儿,那个踢了你一脚的人,叫做苏鲁克。他是个正直的好人。”李文秀睁着圆圆的眼珠,很是奇怪,道:“他……他是好人么?”计老人点头道:“不错,他是好人。他跟你一样,在一天之中死了两个最亲爱的人,一个是他妻子,一个是他的大儿子。都是给那批恶人强盗害死的。他只道汉人都是坏人。他用哈萨克话骂你,说你是‘真主降罚的强盗汉人’。你别恨他,他心里的悲痛,实在跟你一模一样。不,他年纪大了,心里感到的悲痛,可比你多得多,深得多。”

李文秀怔怔的听着,她本来也没怎么恨这个满脸胡子的哈萨克人,只是见了他凶狠的模样很是害怕,这时忽然想起,那个大胡子的双眼之中满含着眼泪,只差没掉下来。她不懂计老人说的,为什么大人的悲痛会比小孩子更深更多,但对这个大胡子却不自禁的起了同情。

李文秀侧耳听着,鸣歌之声渐渐远去,终于低微得听不见了。她悲痛的心灵中得到了一些安慰,呆呆的出了一会神,低声道:“爷爷,这鸟儿唱得真好听。”

.........

辉。他原是哈萨克人,本叫瓦尔拉齐,因在追求阿曼母亲时败给她的父亲,从而逃往中原,学得一身武功,并教了个汉人徒弟马家骏——也就是一直假扮计老丈的人。华辉为了报复哈萨克人,曾让马家俊在井水中下毒,马家骏不忍心,先下手刺伤他,自此他就在此保护迷宫。如今师徒二人一场激战,双双伤重丧命。所谓迷宫之中的宝物,都是中原到处可见的纸、笔、围棋、七弦琴等等。

主要成就:救出苏普和其爱人,改善民族关系

李文秀为关怀、照料自己的两位亲人的死而伤心,更为自己所爱的苏普爱别人而伤心,她只有骑着白马,回到中原,今后的路,还不知道向何方。

李文秀人物经历

李文秀人物关系

吕梁三杰霍元龙、史仲俊、陈达海为抢夺一幅埋藏宝物的高昌迷宫图,带人与师妹上官虹及其夫白马李三交手。由于寡不敌众,李三夫妇一直跑到回疆,仍没摆脱追踪,夫妻顽强抗战,手刃数名强敌,杀死史仲俊,双双战死。白马带着他们七岁的女儿李文秀跑入沙漠,遇见大风沙,吹至哈萨克人的居住区,被这里唯一的汉人计老丈收养。霍元龙和陈达海找不到李文秀,对村中老弱病残妇的哈萨克人进行屠杀掠夺,引起哈萨克人的仇恨。李文秀自此后与计老丈一同生活,并与哈萨克第一勇士苏鲁克的儿子苏普结为好友。

李文秀外貌描写

一次他们一同玩时遇见一头大狼,被二人合力杀死。苏鲁克因不在家时妻子被霍元龙等所害,从而仇恨所有的汉人,阻止苏普与李文秀来往;李文秀见苏普挨父亲的毒打,把他送给自己的狼皮送到哈萨克美丽的少女阿曼的门口,再也不见苏普。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白马啸西风人物之李文秀 ,李文秀 简介

上一篇:看过《大败局》之后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