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尔《骑兵军》
分类:文学

读巴别尔的《骑兵军》,此书后附了三篇介绍文章,编者王天兵的《巴别尔的秘密》,译者戴骢的《星星重又升起》,还有苏俄文史专家蓝英年的《巴别尔之死》。除了读巴别尔的小说,我已是第三遍读这些介绍作家的文字了,我被作家的人生苦难震撼了,久久不能平静。这位被斯大林时代杀害的作家,死时只有四十七岁,时间是上个世纪的1940年1月27日。事过多年,让这位冤死的作家仍不能瞑目的是,他的头上还被压着三顶大帽子,即托洛斯基分子,外国间谍和恐怖分子。在上个世纪的那段特殊年代,这其中的任何一项罪名成立,都可以夺去年轻作家的生命。重重扣在作家头上的这三项罪名,让天堂的巴别尔不能安宁,蒙冤十四载,一直捱到1954年12月18日。 巴别尔在押期间,被屈打成招,假借一批著名人士是托派分子,临死前他三次上书检察院,证明自己的诬告是错误的,想求得心灵的安宁,而斯大林的极端时代并没给作家这个机会。布尔什维克的鼻祖国家容不得这个极有良知的作家,更容不得写出历史真实情形,写出苏联红军泛杀犹太百姓、波兰战俘——这类为苏联“抹黑”的真实,红色苏维埃容不得这样贴近现实的小说艺术。作家巴别尔和他的小说产生的时代,即预示了这个大作家要注定的人生悲剧。 我知道巴别尔的名字,是在2002年第三期《作家》杂志上,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写的一篇介绍短文《爱捉迷藏的作家》,当时并没有引起我的过分注意,直到2006年2月,我在书店里发现了《巴别尔马背日记》,阅读后,我对这位大作家的认识,才逐渐清晰起来,深刻起来,这本日记所附的大量苏联红军将领和士兵以及当时的历史照片,引起我的极大兴趣。我的第一个问题是,难道一个作家写的短篇小说,居然能承载一个特定的历史时代?像著名的伏罗希洛夫、布琼尼、铁木辛哥、伏龙芝这样的苏军元帅们和巴别尔的日记、小说有何种微妙的关系呢?巴别尔是布尔什维克,是记者,是作家,本是革命阵营的一分子,而他却让自己的领导、苏联的最高统帅施了极刑,这点不能让我理解,我在诸多问号的诱惑下,开始在巴别尔的日记和他的《骑兵军》中,寻找答案,破解作家苦难命运的谜团。 我了解到,1920年苏联红军进攻波兰,巴别尔作为随军的战地记者,也参加了这场著名的苏波战争,作为随从布琼尼第一骑兵军出征的军中记者,他亲眼目睹了这场残酷的战争,必然要真实地记录战争、描写战争。此前,他已创作并发表了相当数量的文学作品,并已得到了世人的认可,而真正使他名声大震的,却是他在战后以苏波战争为背景,创作的三十余篇短篇小说,即是后来合集出版的《骑兵军》。 1923年,巴别尔的小说作品一问世,就得到了大文豪高尔基的极佳评价,却得罪了骑兵军统帅布琼尼,他说:“巴别尔写的不是第一骑兵军,而是马赫诺匪帮”。高尔基反驳这位元帅:“他的书激起我对骑兵军战士的热爱和尊敬……在俄罗斯文学史中我还未见到过对个别战士如此鲜明和生动的描写,这样的描写能使我清晰地想象出整个集体——骑兵军全体将士的神态……”。实事证明,高尔基的预言是超前的、正确的,若干年后,巴别尔被世人称颂为上个世纪最伟大的小说家,同奥地利作家卡夫卡并称为世界最优秀的犹太大作家。不管人们怎样评价,巴别尔若没有这部不很厚的《骑兵军》,就不会有今天读者对他的热读、认识,就不会有王天兵等一类痴迷他的忠实读者,更不会有大批研究他小说艺术的专家。作家命运多桀、短暂,但他的小说之美却是永恒的。 读巴别尔的日记,读巴别尔的小说《骑兵军》,读巴别尔的命运苦难,我骤然顿悟:特殊年代中,作家的生命和生活,自己常常不能确定,而写什么,怎样写,却是作家可以自己确定的。

苏联作家巴别尔:享受只留给诗歌的荣耀

2017/02/05 | 河西| 阅读次数:4243| 收藏本文

苏联作家巴别尔享受诗歌荣耀

苏联作家伊萨克•巴别尔是20世纪杰出的短篇小说大师,是继卡夫卡之后给世人以巨大震撼和启迪的又一位犹太裔作家,其文学作品充满了对人类的关爱, 以及坚韧奋进的精神。

高尔基曾称,“巴别尔是俄罗斯当代最卓越的作家”。其出色的描写技巧和别具一格的构思,受到博尔赫斯、海明威、卡尔维 诺、马尔克斯等人的推崇。

巴别尔的代表作《骑兵军》是哥萨克骑兵将士的列传,因 “描写上的自然主义倾向”,曾被列为禁书。1939年,巴别尔在苏联“大清洗”中被指控为间谍,次年被秘密枪决。直到1954 年,斯大林去世后的第二年才获得平反。

1957年,《骑兵军》在苏联解禁重新出版,迅速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震惊欧美。此书也在上世纪90年代流入中国,并多次再版,收获拥趸无数。

2016年,漓江出版社出版了五卷本《巴别尔全集》,这套书译自2010年新版俄文全集,精选巴别尔全部类型作品,由俄罗斯文学权威专家刘文飞主编,并详细校订、加 注、补全。这是巴别尔的作品首次以文集形式在中国大陆出版,其中的剧作、书信、演讲等均为第一次 在中国发表。

骑兵军在苏波战争中

1919年2月,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 束,苏联与波兰第二共和国两个新生政权 之间,展开了一场恶斗。

是年夏天,在协约国扶植下的南俄武装力量总司令邓尼金,率白卫军向新生的苏 维埃共和国发动疯狂进攻,布琼尼任军长的第一骑兵军在察里 津以北粉碎了白卫军的主力。为表彰布琼尼在这次作战中的功绩,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授予其红旗勋章和革命荣誉勋章。不久,他便出任苏军第一骑兵集团军司令,后又被 晋升为元帅。

图片 1

伊萨克·巴别尔

邓尼金被击败后,1920年4月25日,波兰总统毕苏斯基联合乌克兰彼得留拉的军队,约50万人,展开基辅攻势,他们面对的 是苏联的西南方面军,由叶戈罗夫指挥,布琼尼的第一骑兵军隶属于此。5月6日,波兰军队占领基 辅。此次,又是布琼尼的骑兵军挽救了初生的苏联,6月11日,骑兵军迫使波军撤离基辅,后又将其赶回波兰。

7月11日,英国外交大臣寇松出面调停,建议红军就此停战。但是,列宁误判形势,不顾直接指挥红军、了解实际情况的托洛茨基的反对,决定继续进攻,他认为红军是解放波兰人民的军队,必定受到波兰人民的欢迎,攻入华沙后,波兰工人一定会起来推翻毕苏斯基的资产阶级政府。又因为波兰与德国毗连,波兰工人起义还将影响德国工人。这样,有如多米诺骨牌,德国工人起义将在欧洲各国引起连锁反应,那时候,由苏联输出赤色 世界革命就能一举成功。

世界是冷酷的,最终的结果在列宁头上狠狠浇了一盆冷水。在协约国的支持下,波兰军队重整旗鼓,而苏联军队由于战线拉得太长,以及西南方面军和西方面军之间的矛盾,苏联失利了。

托洛茨基认为,斯大林应该对战争的失利负主要责任,因为斯大林怕图哈切夫斯基拿下华沙抢了头功,想在此之前攻占利沃夫,迟迟不把骑兵军派往西线,贻误了战机,结果红军大败,布琼尼的骑兵军在利沃夫战役 也陷入泥沼。随后,骑兵军又在卡莫罗战役中大败。

图片 2

一位苏联艺术家在朗诵巴别尔的作品。

图片 3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巴别尔《骑兵军》

上一篇:孔夫子关于人生的12个姿态 下一篇:向家坝在赞颂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